觀點1+1:“美國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是否扯淡?--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美國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是否扯淡?

2012年04月09日15:57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制造成本上漲憑啥全要百姓“埋單”?

  背景:最近,奶粉、食用油、洗發水等民生用品紛紛漲價。其中,雀巢和美贊臣奶粉平均漲價10%﹔金龍魚和福臨門調整菜油和花生油售價,平均漲幅約8%﹔洗發水方面,海飛絲、沙宣價格上調10%—20%。

  揚子晚報發表鄧海建的文章:2月份CPI超預期大幅回落至3.2%,創近20個月來的“最好成績”,這與此前食品價格漲幅明顯下降有著直接關系。然而,短暫樂觀的市場價格並不淡定。網上流傳這樣一個段子,“房價是有錢人的CPI,股價是中產的CPI,CPI是窮人的CPI”。其實,窮人可以不開車,但不能不買食用油﹔窮人可以不去做SPA,但不能不買洗發水洗頭……追漲的民生產品不僅客觀上在推動看得見的CPI,更把“窮人CPI”這個概念推回我們的視野。2011年2月,北京市統計局、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聯合發布該市2010年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0年北京市低收入者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長4%,高於全市CPI增幅1.6個百分點。可見,在同樣的CPI面前,低收入群體面臨的生存壓力確實繁重於中等階層或富裕階層。理性而言,眼下的漲價既有資源能源產品價格改革的合理性,也有農產品價格關系歸位的正當性,但面對不斷抬升的生存成本,職能部門恐怕更當以“窮人CPI”而不是平均的CPI觀照日用品飆價:一方面建立民生產品價格波動監管機制,厘清漲價的合理性與“搭便車”,嚴懲“抱團漲價”等各色價格聯盟﹔另一方面建立“窮人CPI”監測機制,將常態性補助措施與民生產品價格異動挂鉤起來。退一萬步說,“理順價格機制”也不能讓低收入者埋單吧。

  小蔣隨想:冠冕堂皇地舉起成本上漲大旗,許多商家對自家的產品說漲價就漲價。由於沒有被歸入公共服務范疇,許多商品的漲價連“價格聽漲會”的過場都不用走,漲價那叫一個干脆利落。其實呢,相對於水、電、氣,難道食用油、奶粉、日化產品就不是居民的生活必須品嗎?提出上述問題,並不是“懷念”計劃經濟與僵化定價,而是希望物價主管部門切實履職、對市場與價格進行審慎分析。同時,企業也應當提供具有說服力的成本上漲依據,証明自身利潤的合理性與非暴利。必須指出,這不是行政過度干預市場,也不違反市場經濟規則,而是確保市場天平的公正理性,避免因為信息壟斷與不對稱、給不良商家串謀哄抬漲價以可乘之機。當然,必須承認,某些資源價格的上漲是國際性的問題。由此,一些企業確實面臨成本上漲的壓力。但是,天下沒有隻賺不賠的買賣。既然是市場經濟,企業也要承擔市場變化帶來的經營風險。企業生存固然需要盈利,但企業沒有理由將成本上漲的壓力全部轉嫁給消費者。換言之,面對產品生產成本上漲,企業與消費者應當合理地分擔壓力。這之中,如何公平合理地協調與平衡,考驗著市場管理者的智慧。

 “美國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是否扯淡?

  背景:駱家輝博鰲論壇“住不起”五星級酒店引起的差旅費之爭驚動了財政部。財政部網站表示,目前中國官員的差旅費標准遠低於美國,住宿標准(每人每天)副部長級600元、司局級300元、處級以下150元。伙食:每人每天50元。

  揚子晚報發表周明華的文章:標准是一回事,遵守不遵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很多官員出差花的不是“差旅費”,而是當地的“接待費”,這個接待費的標准,恐怕財政部也拿不出來。更何況我認為,按中美兩國的富裕程度看,我們的差旅費標准遠低於美國,也是應該的。沒必要將我們的報銷標准低於美國看作好大的成績,好的財政制度就是要逼使更多出差官員敬畏公共稅款。官員出差,不應聚焦於飯店的大門前有幾顆星,而應多從經濟、適用、衛生、節約上考慮。畢竟公仆所花費的是公共稅款,不是像富豪、影視體育明星那樣,為顯高貴身份不惜重金入住豪華酒店,因他們花的是自己的錢。就從財政部的回應看,我就認為,除開少數國家有關部門必要的接待外賓以外,全國應統一官員職務消費標准,不再搞成那種“階梯型”職務消費。若官至一級,就“貼金”上不同的職務消費標准,這不但會助長“官本位”思想泛濫,還會讓“職務消費落差”制度化和細則化,更會讓消費未達標官員積極“填空消費”,無疑是在往“三公浪費”的傷口上撒鹽。僅在這一方面,美國的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的做法,就值得我們借鑒。

  小蔣隨想:隨便上網搜一下,每天預算三百元,隻能入住一些連鎖快捷酒店的標准間(兩張床)。如果嚴格遵循相關標准,官至處級隻能倆人睡一個快捷酒店的標准間。中國有眾多的縣級市,堂堂縣級市的市長出行,真會“屈尊”去住連鎖快捷酒店嗎?許多公務開銷標准就是這樣被紙上談兵——干部覺得太少不夠花,群眾覺得與現實執行完全不符。這同時也反映出干部意志與群眾想法的差異——干部希望公款預算“寬裕”為佳,群眾期望三公預算“摳門”才好。公務標准的有令不行,一方面表明體制內對公務標准的漠視,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公款報銷還是聽領導而非標准說了算。嚴格控制公務預算,需要預算審核機制的進一步改革,而改革的制定又是體制內的活計,這也是最令人糾結之處。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美國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令人生疑。君不見,美國總統出行,不光要出動空軍一號,還有美制防彈車隨行,不僅住在哪裡很有講究,甚至連個演講台也要從美利堅帶。這之中,確有安保的考慮,但要說“省錢”、“美國差旅費標准不分官級”,顯然有點扯。



(責編:王倩、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