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三歲女童借用機關廁所是“重大安全隱患”?--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三歲女童借用機關廁所是“重大安全隱患”?

2012年04月05日16:25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三歲女童借用機關廁所是“重大安全隱患”?

  背景:廣州市民夏女士送三歲女兒去幼兒園,女兒突然肚子痛,要上廁所。由於找不到公廁,夏女士便向附近的天河區法律服務大廳工作人員借用廁所,遭到工作人員的百般拒絕。夏女士將遭遇發上微博,廣州市司法局官方微博回應“那是辦公區域,不是公共廁所,如果每個人走到那裡都說肚子疼,借廁所用,就存在重大的安全隱患”,但隨后又刪帖道歉。

  燕趙都市報發表李英鋒的文章:行政機關的廁所固然不是公廁,不宜全面向社會開放,但當有個別辦事民眾或路過民眾內急難耐,需要使用行政機關的廁所時,行政機關也應給予民眾方便。如此,並不會引發民眾借用廁所的連鎖反應,更不會給行政機關的辦公秩序維護和安全管理帶來過多壓力。如不予民眾方便,則有失人性化,彰顯了傲慢和冷漠,別看事情不大,也會讓民眾傷心失望,產生隔閡感,甚至影響干群關系。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廣州天河區法律服務大廳的名稱中赫然包含著“服務”的字眼,這一字眼提醒我們:行政機關都是為民眾服務的,都要為民眾的利益著想。可是,如果民眾連借用一下廁所都要遇到莫大阻力,行政機關談何做好方方面面的服務呢?民眾在申辦一些屬於行政機關正常職責范疇的事情時,行政機關會不會更加怠慢呢?民眾在需要時偶爾到行政機關上個廁所,臨時停下車、討杯水、避會雨,都是很正常的,行政機關不該以種種理由予以拒絕,而是應該常懷愛民之心,端正宗旨觀念,打開方便之門。其實,比起正規的職責服務,一些工作之外的小方便或許更容易體現政府部門的親民作風和為民服務的意識,更容易讓民眾感覺到溫暖,更容易拉近民眾與政府部門之間的距離。所以,每一家行政機關都有義務做好服務的小事,因為,隻有做好了服務的小事,才有可能做好服務的大事。

  小蔣隨想:俗話說“人有三急”,三急往往憋不住。在大街上難以找到解決內急的場所,首先說明城市的公廁數量依然不足。作為一線城市的廣州尚且如此,更多二三線城市的“廁情”恐怕也不容樂觀。令人噴飯的是,城市入廁難反而成為一些洋快餐店展現標榜自身人性化的廣告。有種說法是,隻要找到了肯德基、麥當勞,就等於找到了廁所,這些洋快餐店不會像許多國內商家那樣,將只是進店上廁所的路人拒之門外。現實中,一些在洋快餐店裡解決了內急的人,反而會順便惠顧、在洋快餐店買點吃喝。急人之所急,生意也上門了,著實值得某些功利的國內商家反思。再看本例,沒有人成心要給服務機關找茬,更沒有人試圖矮化公職機關的功能,群眾只是希望在服務大廳的廁所裡解決一下內急的問題,這難道不符合行政與執法機關“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嗎?凡事過猶不及。群眾沒把法律服務大廳僅僅當成公廁,司法局更沒有理由將上廁所的群眾視為“恐怖分子”。事實上,廣大群眾都是理解並支持安保工作的。在地鐵、車站、機場等場所,安檢工作都能順利進行就是証明。所以,一些機關片面以“安全隱患”為由,將辦事甚至是解決內急的群眾擋在門外,根本站不住腳。相反,折射出的很可能是服務意識的欠佳與淡漠。

  官員下基層“冒充”記者引爭議的是與非

  背景:山東省省長姜大明告誡官員“在下去調研時,不要暴露官員的身份,可以說自己是報社記者,這樣才能了解很多真實的東西。”

  長江日報發表採桑子的文章:要改進官場調研隔著玻璃看,坐著車子轉的走馬觀花現象,姜大明的告誡不失為一個辦法。官員也應該有學習記者採訪的自覺甚至自由,官員客串一兩回公民記者,不應該出現什麼造假、招搖撞騙之譏的。從效果看,官員調研與記者採訪是大不一樣的。官員下基層,一般說來,首先就進入了基層官員預設的“埋伏圈”。參觀的多是盆景,隻能看到好的,匯報總是成績,不給予盛譽都不好意思,甚至於還有人披露,連那些“路人甲”之類的群眾,也干脆是請干部扮演的。即便調研是突然進行的,有怕說錯了被“秋后算賬”、顧左右而言他的,有知道“說了也白說”干脆選擇沉默是金的,有害怕官員角色,投其所好“小孩過年盡說吉利話”的。這樣的調研哪能摸准民情?我以為輿論對於官員的話語也要看效果,是否有利於增進民眾福祉,而不宜脫離轉型時期的實際,一味解構之。回到官員調研的話題上來,如今我們怕的到底是什麼?是官員冒充記者,還是繼續穿新鞋走老路?

  小蔣隨想:群眾有問題找媒體,而不是找官員,一方面說明輿論監督的效力確實大大提高了,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官員之羞——自身的公信力降低,被群眾視為不通過外力鞭策就不行動。山東省省長希望干部微服私訪下基層、了解基層的真實情況,本身是值得肯定的。畢竟,人們已看過太多的地方“迎接XX檢查團”、大肆營造看上去很美的假象。問題主要出在“官員可以說自己是記者”,讓一些人發現了“新聞點”。嚴格意義上說,這的確不夠正大光明。但是,如果非要上綱上線,也折射出衛道士意味。或者說,微服私訪與真實身份,本身就是一對矛盾。群眾真正關心的是,干部在不給基層造成壓力的情況下,切實傾聽來自底層的聲音,了解基層的真相,解決群眾的疾苦問題。與此同時,應當警惕的是,有人隱瞞身份,去聽對自己不利的聲音,而后又給反映問題者穿小鞋。



(責編:王倩、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