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聽副縣長感嘆“想廉潔很難”--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中青報:聽副縣長感嘆“想廉潔很難”

郭震海

2012年04月05日08:2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有人說,官場自古就有官場一套嚴密的游戲規則,你一踏入就不由得你自己,也就是所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具體是不是如此,我沒有當過官,不曉得,也不好亂說。

  君不見,現在的腐敗案件不出現便罷,一旦出現就是“一窩子”。為什麼總是拔出蘿卜帶出泥?難道這些人都是壞的嗎?我看這也未必,中間或許也有一些人最初的思想是好的,也是干淨的,只是頂不住同僚們的壓力,或者說思想不堅定,慢慢地同流合污了。

  《資治通鑒》上記載著這樣一則故事,說漢武帝時有個御史大夫,名叫公孫弘。他雖官居高位,生活卻十分簡朴,睡覺蓋布被,吃飯沒肉味。公孫弘的廉潔在當時確屬不易。史書上稱漢武帝的年代是“內窮侈糜”,“公、卿、大夫以下,爭於奢侈”。可以想象,像公孫弘這樣廉潔的大官在當時是鳳毛麟角。這讓一些同僚很是看不慣,其中一位就在皇帝面前告狀說:“(公孫)弘位在三公,奉(俸)祿其甚多﹔然為布被,此詐也。”按照邏輯推理,位在三公,奉祿甚多,就應當奢於生活,否則,便有給人以假象的虛偽。史書上描寫說,上問弘,弘謝曰:“有之。”皇帝聽了也不悅,加之同僚們的嘲諷,公孫弘無奈隻好說了一番違心的話。退朝回家后公孫弘對妻子說:“節儉本是美德,反遭人暗算,罷了”此后,他和其同僚們一樣生活豪闊起來,完全同流合污了。

  我認識一位官員,說是官其實職位不高,只是個副縣長。他從小家裡窮,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也許是跟他的家庭出身有關系,原來當鄉黨委書記的時候,整天衣著打扮和普通百姓沒有什麼區別,后來當了副縣長講究了一些。他和妻子結婚多年了,由於當時家裡窮,婚前連結婚照也沒有拍過,更別說戒指和項鏈了,別人都戴著水晶的、鑽石的、黃金的項鏈,妻子的脖子上始終戴了一條五色的線繩,說是可以辟邪。

  這位副縣長總覺得對不住妻子,就狠狠心用自己的工資給妻子買了一條鍍金項鏈,妻子很高興,穿著低領的上衣,故意把金燦燦的鍍金項鏈露在外面,別人問:“買項鏈了?”她自豪地說:“老公買的!”別人都說:“還是當縣長好,剛上任就能買得起金項鏈。”她說,這是老公用工資買的,聽者都冷冷地笑笑當面不說什麼。過后都說:“鬼才相信她說的話,哪個貪官能說自己貪污了,為什麼早不買遲不買剛當了副縣長就買了金項鏈呢?”

  話說的多了就傳到了這位副縣長的耳朵裡,一向很認真的他聽后越想越接受不了,越想越憋屈,他拿著買項鏈的發票風風火火主動到市紀檢委去解釋,紀檢委的人聽完他的解釋說:“回去吧,當上副縣長不容易啊,以后注意點,群眾說也有群眾的道理,日子長著呢。”幾句話說得他哭笑不得。

  有一次,我和這位副縣長在一起吃飯,他搖搖頭感嘆:“我確實是用自己的工資給老婆買的項鏈,為什麼別人會不相信呢?為什麼想廉潔會這樣難?”

  不過,現在確實有一種現象,比如一說到發廊,大家首先想到的不是理發,而是發廊妹和性交易。一提到桑拿,我們馬上想到的是按摩女,不正當﹔一說到出國考察,馬上想到公費旅游﹔一說到藥品推銷,馬上想到吃“回扣”,就如一個學文秘專業的女孩,畢業后寧願改行從頭開始,也死活不去當秘書,問曰,其答,怕別人說她給老板當“小蜜”。


(責編:齊賀、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