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臨時工”怕的不僅是被當替罪羊--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中青報:“臨時工”怕的不僅是被當替罪羊

程曼祺

2012年04月05日08: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城管又打人了——在3月27日的雲南呈貢大學城附近城管與小販發生的“混戰”中,多個小販和圍觀群眾稱城管暴力執法,圍毆勸駕路人,導致兩位路過市民受傷送院。(據近日雲南網)不久前的3月21日,徐州一位六旬老人同樣是看不過城管推搡小販,上前說了幾句,結果被“管”進了醫院。(現代快報3月27日)

  網友在評論中調侃“肯定又是臨時工”。但問題正是這群打人的城管可能真是“臨時工”——城管協管員。他們沒有編制,可以從社會大量招聘,以文化水平不高的農民工和事業人員為主,待遇也不高。對於這些協管員來說,“臨時工”不是推卸責任的說辭,而是真實的生活狀態。

  “我是臨時工,我怕誰?”其實城管協管員怕的人還真不少,他們同樣是體制下的弱者。

  首先是怕領導、怕上級。這種“對上負責”的態度對處於中國科層體系最末端的“協管員”同樣適用。這就使城管常常為完成任務而變得凶神惡煞。

  其次,他們還怕不服管的小販,一方面是對上不好交代,一方面是把小販逼急了,這些不配鋼盔和防刺背心的城管協管員也有性命之虞。2009年小販夏俊峰砍死城管的事件便是如此。

  當然,和所有臨時工一樣,他們怕生病、怕受傷,因為他們的待遇也很低。以北京華威保安公司2012年的城管協管員招聘為例,月工資為 1200∼1800元,管吃住,發衣服被褥。這麼點工資在今天的北京幾乎無生活可言。

  他們還應怕媒體和記者。正是包括網絡在內的各種媒體在一次次的事件報道中妖魔化城管形象,在一次次的調侃中使“臨時工”成為了一種說辭,一個笑話,而非一個思考的議題。奔走在大街小巷的這些城管和政府部門到底是什麼關系?他們又是處於怎樣的生存狀態?這些問題變得無關緊要,反正我們隻要知道城管和臨時工是中國“戰斗力最強”的部隊即可。

  前幾日青島《半島都市報》(3月28日)也有一條關於城管協管員的新聞,說的是街道辦出動機關干部、環衛職工、城管協管員160余人清淤了1200余米的河道和護坡。——這裡用的是“城管協管員”而非城管,記者是否也覺得將慣常出現在丑聞中的城管與“清淤”聯系起來有違常理?

  在這種輿論環境下,普通城管協管員很難被人理解,他們奔波討生活,賺的是小販的錢,受的卻是與貪官污吏之類強勢群體陪綁在一起的罵聲。其實這群無編制、無保障的群體,也是體制下的弱者。沒出事時他們是到處跑的苦力,出了事他們就成了替罪羊。

  這裡不是要抹煞城管協管員在執法中的暴力和錯誤。暴力執法當然不對——問題是,是誰給了他們膽子去暴力執法?是誰對這種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誰讓不是罪魁禍首的城管協管員每一次都變成千夫所指?又是誰躲在“臨時工”的身后,高枕無憂甚至逍遙法外?


(責編:齊賀、張玉珂)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