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警惕校長蛻變成教育官僚--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中青報:警惕校長蛻變成教育官僚

易見

2011年11月30日08:2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教育學者熊丙奇先生的博文“校長,其實就是給師生搬凳子的人”,借用的是教育大家梅貽琦先生的名言。熊先生最近參加了牛津國際公學成都學校的開學典禮,就看到了這樣一個外籍校長Sinnett先生。據熊先生說,Sinnett先生“在開場致詞並發表以夢想為主題的演講之后,一直在會場中忙碌著:幫助擔當主持的學生搬演講台、遞話筒﹔幫演出的同學准備道具﹔看到幕布沒拉好,連忙上去拉緊﹔在學生們合唱‘明天更美好’時,悄悄地走上台,站在邊上,挽起學生們的手,也唱起來﹔在忙碌的間隙,他隨意地在台下的座位上坐下,有一次,我發現他似乎就坐在台階上。”(據近日《華商報》)

  再看看筆者見識過的俺們大學校長。一次,去學校行政大樓辦事,隻見走在前面的女教授忽然側身退后半步。原來她正好和敝校新提升的一位副校長迎面碰上,她要出門,對方要進門。於是她口呼“x校長”,側身而讓。但見這位副校長瞧都不瞧女教授一眼,就昂然而入,似乎人家對他的禮讓都理所應當。那一刻,不禁讓人想起了蒲鬆齡《聊齋·夜叉國》中那段話:“問何以為官?出則輿馬,入則高堂,上一呼而下百諾,見者側目視,側足立。此名為官。”

  另一次,恰逢到我的頭上,十分晦氣。學校召我參加高級工程師職稱評審會議。主持會議的是兩位副校長。當時在座的都是學校各行政部門的頭頭腦腦,純粹教授的似乎隻我一人。我來后,隨意揀了個空位坐下,無意中坐在了兩位副校長的側旁。此時一位副處長走到我跟前道,“楊老師,請到這邊來。”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稀裡糊涂地“請”到靠后的一個座位。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此時又來了一位處座。這位處座正在春風得意之際,已有傳言說他即將要提升副校長。但見此人氣宇軒昂、目無余子地被那位善於拍馬的副處長讓在了我原來的座位上。我並非不知輕重之人,但這種會議除了副校長有專位外,其他人都隨意而坐,並未界定座次。我憑什麼給他讓座?他又憑什麼自認為理所當然地坐在我先前的座位上?那一刻我氣血沖頭,再三按捺住心頭怒火,才沒有拂袖而去。從此我對這位后來的副校長觀感極差。如果有民主權利,我決不會給這種絲毫不知尊重他人為何物的人投贊同票。

  所以梅先生所說的、熊先生所看到的那種大學校長,在當代中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過去或許曾有過,但現在已近絕跡。蓋因俺們的不少大學校長,已不是教育家的校長,是已異化成一種貪戀官位迷信權力的校長——不僅不會給師生“搬凳子”,還要時時凌駕於師生之上。

  改革之初我記得那時的校長還不是這種做派。至於“文革”前我還小,不知那時的校長是什麼樣。但據一些人的回憶錄,特別是從陳四益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忽然想到——何以為官》可知,(最新一期《同舟共進》)那時候的干部絕非此種不知自己能吃幾兩干飯的人。愈是地位高的干部,反而愈平易近人。因為不論地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務員嘛。改革三十多年了,都說教育改革不成功。我認同這一看法。不僅不成功,有些方面簡直就是倒退。倒退的標志之一,就是教育大家人物沒出現幾個,倒充斥著一大堆令人反感的教育官僚和政客。

  至於和國外大學的差距,我看也是愈來愈大。差距大的征候之一,就是看校長究竟是在給師生“搬凳子”還是“霸座次”。這樣的細節足可“一葉知秋”。





(責任編輯:齊賀)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