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對民間組織放權,助力社會轉型--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羊城晚報:對民間組織放權,助力社會轉型

唐 昊

2011年11月25日10:26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日,廣東省民政廳廳長劉洪在全省深化體制改革工作會議上就《關於廣東省進一步培育發展和規范管理社會組織的方案》作起草說明。《方案》明確從2012年7月1日起,除特別規定、特殊領域外,將社會組織的業務主管單位改為業務指導單位,社會組織直接向民政部門申請成立。與此同時,廣東將引入競爭機制積極推行“一業多會”,改變“一業一會”的壟斷格局。

  這《方案》實際上取消了對於民間組織來說兩個最大的發展障礙:一是嚴厲的行政管制﹔二是過度的行業壟斷。可以期待擺脫了此兩種束縛的社會組織會有一個令人欣喜的發展前景。但其意義還不僅如此,如果貫徹落實得好的話,該《方案》有可能成為廣東社會建設發展過程中的重要裡程碑。即社會組織的發展將帶來社會管理方式、政府治理模式、公民文化與公民生活方面的相應重要變化,從而為中國的轉型發展帶來政府和市場之外的第三種動力。

  如此評價並非高估。現代政治學認為,社會組織與政府、企業共同構成當代社會的三大支柱。相對於政府直接進行社會管理,靠社會組織來解決社會問題能降低社會管理的成本﹔相對於市場分配資源,社會組織分配資源的結果能夠更好地保証社會成員共享成果,實現公平正義。也就是說,社會組織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彌補政府失靈和市場失靈。

  而在社會轉型的階段,社會組織不僅能發揮社會管理的作用,更能成為促使一個國家轉型所不可或缺的自下而上的動力:例如,在經濟領域,中國的壟斷企業在成為既得利益集團的同時,還擠壓了其他企業的成長空間,而如果企業、特別是中小民營企業能夠組織行業協會,制定反壟斷規則,則會從社會和市場兩方面限制壟斷的產生。通過把市場權利還給中小企業的方式,將會激發中小民營企業的活力,帶動中國經濟的新一輪增長,並且這種增長將從根本上促進市場經濟體制的優化。

  在政治領域,目前中國的政府規模為世界第一,其中多有官僚體系膨脹所帶來的諸多弊病。此前30年裡中國雖然進行了多達十余次的精簡政府機構的努力,但政府規模仍然膨脹。而之所以政府精簡無法成功,根源在於政府職能過於龐大。如果通過社會組織的發展,執行某些社會職能,不但比政府親身去做有效率,更可以大大縮減政府的職能。隨著職能的縮減,政府規模的精簡才會順理成章。

  在公民生活領域,一盤散沙式的個人的行為方式和在組織中成長的個人的行為方式是非常不同的。前者或陷入無力維護自身權利的可憐境地、或容易成為受人驅使的暴民。但有自我組織管理的民眾卻更加偏向於使用理性的力量。也就是說,公民行動確實能夠改變一個國家,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唯有理性的集體行動才能取得社會變革的成功。而如果缺乏社會組織的培育過程,這樣的公民行動也就無從談起。

  長期以來,中國對社會組織採取嚴格限制的方式,極大地束縛了國家改革發展的動力。目前政府部門用以審批和管理社團的主要法律文件是1998年修訂后的《社會團體管理條例》。根據這一條例,社團組織若想成立,必須要有主管單位等一系列限制,而相關的民政部門享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這些規定導致社團組織能合法得到批准是非常不容易的。同時該條例規定了“雙重管理體制”,即社團組織從申請成立到開展活動,均受民政部門和業務主管機關共同管理,為其開展活動增加了難度。例如前不久東莞的坤叔助學團隊申請登記注冊就遭拒絕,直到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對此作批示之后才得以成立。若沒有省級領導的干預,這個團體還會一直“非法”下去。這些來自行政體制的限制,極大地削弱了社會組織的能動性。

  和中國的經濟發展一樣,目前中國的社會建設已到關鍵時刻。解決現有的社會問題,靠做大社會還是靠做大政府,這是一個重要的選擇。相比一些地方政府過於依賴政府介入來解決社會問題的模式,廣東省卻提出通過社會組織的力量進行社會的自我管理來解決問題。這是一個地方順應市場經濟發展和社會結構復雜化要求的必然選擇,也是世界上大多數市場經濟國家的當然選擇。

  (作者為華南師大副教授)



(責任編輯:羅旭)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