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報:人性化判決別縱容酒駕--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晨報:人性化判決別縱容酒駕

白蕊

2011年11月17日13:09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如果法律的執行可鬆可緊,又沒有統一的標准,具體判例給出的理由又難以服眾,那麼,這樣的判決隻能傷害法律的權威性,法律不容侵犯的剛性和嚴肅性更是無從談起。

  廣州男子池某醉駕送生病的女兒就診,且有醫院的病歷佐証,廣州越秀區法院綜合考慮之后判處他犯危險駕駛罪,免予刑事處罰。而同天宣判的另一被告人項某,雖體內酒精含量低於池某,但他還有輕微交通違法記錄且未處理,則被酌情從重處罰,判處拘役一個月。(《廣州日報》)

  這個判決被支持者贊為人性化,卻被更多的公眾解讀為“醉駕就診可免罰”,他們從中看到了“醉駕一律入刑”的鬆動,看到了在法官那裡可鑽的空子。就此而言,這個人性化的判決實際上損害了法律的剛性,它傳遞了一個危險的信號,人們剛剛繃緊的嚴懲醉駕的神經或許就此走向鬆懈,甚至所謂嚴懲也會逐漸被架空。果真如此,則此案堪稱酒駕中的“彭宇案”。

  之所以能與“彭宇案”相提並論,是因為這個判決更大程度上在公眾中造成了惡劣的影響,沒有展示出法律的神聖不可侵犯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平與公正,反而制造了社會認識的混亂,顯示了執法的彈性,暴露了可鑽的漏洞。

  孩子病了送醫院無可厚非,但這不能成為酒后駕車的充分理由。為什麼不能打的或者叫救護車?難道為了孩子治病,就可以不顧及公眾的安全?如果釀成了事故,是不是還可以作為酌情減刑的理由?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麼,沒錢治病的是不是就可以去搶劫,隻要搶錢,不傷害被搶的人也可免罰?以此類推,如果人人都有逾越法律底線的理由,且都有佐証,又未傷害他人,是不是都可酌情免罰?

  報道中,還提到了一位律師的觀點,他認為:法院判決部分醉駕案件免予刑事處罰,符合實際情況,並不違背法律。如果把醉駕全部判實刑(拘役),也不利於生產工作。“有些企業老板醉駕,關他幾個月,可能公司就癱瘓了。”照此說法,是老板也成了可以免刑的理由,隻要不利於生產工作都可以免刑。言外之意,公司的利益可以凌駕於公共安全和法律權威之上。與其說這是律師觀點,不如說這是利益代言人的擾亂視聽,這也正是種種酒駕免罰、同罪不同罰產生的社會土壤。

  如果法律的執行可鬆可緊,又沒有統一的標准,具體判例給出的理由又難以服眾,那麼,這樣的判決隻能傷害法律的權威性,法律不容侵犯的剛性和嚴肅性更是無從談起。更何況,醉駕入刑剛剛實施幾個月,惡性醉駕交通肇事案仍屢屢見諸媒體,新法的威懾力還遠遠沒有發揮出來。與此相比,所謂的人性化判案真那麼重要嗎?
(責任編輯:羅旭)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