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中國當不了“歐元救市主”--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羊城晚報:中國當不了“歐元救市主”

伊 歌

2011年11月17日11:18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歐盟深陷主權債務危機,歐元走到最危險的關口,擁有3.2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中國隨之成為國內外的輿論焦點———救,還是不救?有外國媒體虛擬綿綿情話:“親愛的中國,請買我們的國債。愛你的歐洲”﹔也有國內媒體熱血沸騰,認為援助歐洲是國內外戰略調整良機,應以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參與歐債危機的解決,進而參與歐洲事務。

  歐盟需要中國當“歐元救市主”嗎?

  以歐元區整體來看,其進出口基本平衡,資金流入和流出也基本平衡,問題並不在於缺乏外部融資,而在於區內的盈余國與赤字國之間的不平衡。歐債危機的金融本質,是盈余國銀行持有大量赤字國的國債,從而造成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從宏觀上看,化解危機的過程就是區內各國的再平衡,外部融資不可能成為主導力量。即使有外部的“笨錢”涌入,也不過是替代了區內儲蓄者可提供的融資﹔如果外部融資“不笨”而提出“參與歐洲事務”的“援助條件”,歐元區又何苦“取遠水救近火”?所以,世界銀行高級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就一語道破:“歐洲應該有足夠的資源和智慧解決歐債危機。”

  中國當得了“歐元救市主”嗎?

  且不說發展中國家“援助”發達國家、低福利國家“資助”高福利國家的道德困惑,假若歐元區內部無法再平衡,就算中國投入全部外匯儲備購買歐債,也拯救不了歐元。目前,僅意大利發行的國債就有1.9萬億歐元,西班牙約有7000億歐元,而且這些國家緊縮財政平衡預算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意味著還要繼續發行巨量國債﹔相比之下,中國可動用的外匯儲備不過是杯水車薪。目前,化解歐債危機的關鍵是歐盟領導人作出令人信服的決心和行動,停止相互抱怨,不再諱疾忌醫,拿出解決問題的一攬子方案,並無懼選舉政治的壓力付諸實施,從而迅速穩定市場信心。所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會見法國總統薩科齊時就一語中的:“解決歐洲債務問題主要還是要靠歐洲。”

  當然,歐洲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歐洲是中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歐元資產是中國外匯儲備中的主要資產之一﹔為人為己,中國可通過擴大從歐洲進口提供幫助,也可在保証安全的前提下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供融資,或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投資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不過,這絕不應與戰后美國援助西歐復興的“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那是用於戰后重建的援助,是旨在遏制蘇聯的產物。美國在西歐的軍事存在是雅爾塔會議和北約組織所決定的,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則是布雷頓森林會議所奠定的,並非“馬歇爾計劃”的成果。所謂效法當年的美國以援歐“參與歐洲事務”,“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的地位和能力”,不是對歷史無知,就是對歷史誤讀。

  中國當不了“歐元救市主”。與其凌空蹈虛地沉迷於“救或不救”的“神馬戰略”﹔不如直面歐債危機對全球經濟的沖擊,尋求中國如何應對的切實方案。歐元區內的再平衡必定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歐洲經濟陷入持續低迷甚至衰退的幾率也越來越大。在歐、美、日等發達經濟體均陷入“減速”或“失速”的外部環境下,及早調整出口市場、盡快改變對出口的過度依賴、加快改革調整結構才是中國的當務之急。作為出口大省的代省長,朱小丹就清醒地表示,市場的倒逼機制會迫使企業更多地考慮轉型升級,政府隻要積極調動企業轉型升級的內生動力,同時在關鍵環節上給予支持,相信企業轉型升級的步子會進一步加快。

  
(責任編輯:羅旭)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