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每日最新評論

“廢話詩”嵌入了時代的標簽

唐偉

2012年03月31日09:05        手機看新聞

  近日,先鋒派詩人烏青走紅,因其詩以極度白話像自言自語又像嘮家常的口吻寫成,被網友賜名“廢話體”。有網友調侃“讀你的詩還不如打開電視看廣告”“李白杜甫一定會淚流滿面”。也有專業人士表示,烏同學堅持改變人們對既定詩歌的界定,稱其詩歌是“娛樂派”。(3月30日《環球時報》)

  從趙麗華的“梨花詩”,到車延高的“羊羔體”,再到先鋒詩人烏青的“廢話體”,從詩的形式到內容被全面顛覆,低劣的創作沒有毫無藝術價值可言,用極丑極爛的方式,以丑化和矮化的的表達,以達到引人注意,自我炒紅的目的。詩雖然丑,但出名的目的卻輕易的實現了。如果不是強烈的圍觀與審丑興趣,烏青又何以如此依然故?從這一點來說,烏青從來不是“一個人在寫詩”。

  從趙麗華的詩,干露露的的腿,鳳姐的臉,以至“貞操女神”的“貞操”,為博出名出位,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雖然表現方式不一,但最終目的都一樣,走的都是“先出名,后取利”的終南捷徑。因此,“廢話詩”不可是“不走尋常路”之下的“形式馬甲”,其目的跟之前的手法並無不同。可以預想的是,如果沒有“廢話詩”,那麼還有其他的途徑。這裡的根本問題,其實並不是詩。

  “廢話體”走紅不是一個人的原罪,這其實是對當上社會環境的一種迎合。承認也好,否定也罷,我們所堅持的價值標准與行為方式早已經發生了割裂,甚至一度以“審丑為榮”——沒有最丑,隻有更丑。在津津樂道的興奮當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扮演著類似的角色,成為“廢話體”最大的締造者。就我們很多人來說,對於“廢話體”走紅,有幾個不是“羨慕忌妒恨”?——寧要有利可取的丑陋,也不願意堅守已有的底線。要麼自嘲自諷自虐以取閱於人,要麼是挖苦諷刺嘲弄別人以取閱於自己。這一點在許多相聲小品中不乏其例,博取的笑聲既廉價又庸俗。

  “廢話體”見証的是價值的分裂與扭曲。“笑貧不笑娼”已經在很多人的內心中潛移默化,官員腐敗了,不是深惡痛絕、窮追猛打,而是極度羨慕,大為贊賞,甚至在作為教育后代的例子。先鋒派詩人烏青的靈感,自然不是緣於詩,也未必源於家庭教育,卻是時代的一個標簽,雖然另類卻不啻為樣本。無論是寫詩者,還是讀詩者,見到的都是名、是利,以及內心的無比狂熱和躁動,“廢話體”又豈能不方興未艾?“廢話體”或者契合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病態。這個時代,誰還真的在乎詩,誰還真的願意談詩?

  比“廢話體”更可怕的是價值的變異與方向的迷失。裹挾其間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創作“廢話體”,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另一個烏青。紙面的標准是一回事,現實的實行又是另一回事,且走的是一條相反的路,且漸行漸遠,如此情況下,我們何以回歸價值的常態?如果我們在一個丑態畢露的環境中瘋狂追隨,這無疑是個人的災難,也是整個社會的災難。“廢話體”是時代無以承受之重。(唐偉)

(來源:千龍網)

分享到: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