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  2010年第107期
揭短,掐架,炒作,行凶…學術探討咋沒技術含量?

   眼下一些學術問題的探討越來越偏離正常軌道,有人被"打假",雇凶傷人;有人為利益而炒作。說實話,不論外行內行,某個人的不同結論或看法一般不宜用來簡單否定先前被業內認定過的理論或技術。長期在大眾媒體上搞學術討論,讓不甚具備辨別能力的公眾看"鬧劇",顯然不是以科學的態度對待科學。我們該如何讓學術回歸學術?學術"打假"如何能更加制度化?[歡迎討論]

抄論文又"抄家伙",爭執探討變掐架"鬧劇",學術怎麼了?

學術之爭淪為私人間恩怨情仇,隻因學術機構一直作壁上觀,業界人士集體長期失語

    學術爭議應訴諸於學術,訴諸於法律已是不得已而為之,若訴諸於權力或暴力則更屬不堪,在學術面前,權力也是一種暴力。然而,迄今為止,人們未見任何學術機構出面定紛止爭,堂堂高門、袞袞諸公皆作壁上觀,任由學術公器為人竊持而不容旁人置喙,任由關乎學術健康發展乃至公眾切身利益的學術爭議淪為私人間恩怨情仇。

學術之爭演變成"刀兵相見",隻因教育功利化破壞了正常的教育生態,向學之心難以淡定

    方舟子揭露肖傳國"肖氏反射弧"學術造假讓其最終無緣院士稱號引來"刀兵相見",滋生造假的土壤則是被破壞的教育生態。小學生被錯誤引導寫虛假作文,大學生坦然抄襲畢業論文,教授輕鬆復制別人成果,在"成功崇拜"的思維裡,在機會主義的實踐中,"造假"成為一條"去道德化"的成功捷徑,"恥感文化"對社會行為的調控功能失靈。

學術之爭出現娛樂化"鬧劇"傾向,隻因"磚家"未秉持真正學術立場,而是以利益立場說話

    近年來各地在爭奪"文化遺產"上,相關專家常常是主題先行,然后圍繞主題所確定的結論展開"學術論証",相關地方也組織專家進行反駁,所爭者不是學術意義上的是非,而是各自的利益立場。主題先行、立場決定態度的學術論爭,嚴重危害了學術研討本身,也嚴重損害了學者的學術形象,專家成為"磚家"。當學術之爭失去了探求本源的學術道德,任何的"挺"與"倒"都會讓人們覺得這不過只是一場"鬧劇"而已。

學術之爭唱起雙簧戲《捉放曹》,隻因有人拿"學術尊嚴"來炒作,干著吆喝、忽悠的勾當

    照常理,學術質疑需要學理分析和客觀物証,而不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熱鬧,但從倪、閆二人的做法來看,似乎不像學術爭議,而是販賣噱頭,身份的雲遮霧罩和行為的故弄玄虛共同構成社會關注的焦點。這真是一個"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時有還無"的時代,當公眾被配合默契的雙簧戲忽悠得如墜雲霧中時,置身幕后的策劃者一直在偷著樂。試想,是花巨資到海內外各媒體打廣告劃算,還是讓各類媒體日復一日刊播"挺曹"與"倒曹"劃算,答案不言而喻。

我們該如何科學地對待科學問題,讓學術回歸學術?

在社會監督下做學問,要伸張科學正義,還要科學地對待科學問題,讓學術回歸學術

    信息社會,養成在社會監督下當官做學問,乃至做一切事情的習慣,越來越成為現代人應具備的一種素質。作為社會的一部分,學術界存在各種問題,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揭露學術界問題的,常常是某些個人或媒體,而問題出來之后,相關的部門和組織又很少做出必要的回應。學術上的真偽,不是哪個人說了算的,別說是外行,即便是內行,某個人的不同結論或不同看法,一般也不宜用來簡單否定先前被業內認定過的理論或技術等。這種制度上的缺失,應該引起重視了。

 
淨化學術的天空
      3月底,在以“科研誠信與學風建設”為主題的座談會上,國務委員劉延東說,“解決這個問題迫在眉睫,刻不容緩。”近十年以來,中國學界對於學術道德的構建與治理不能說不重視。[詳細]
      “原來的大圈變成了小圈。”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王寧的概括很形象。2006年,教育部在其社科委專門設立了學風建設委員會,這幾年為規范學術道德做了不少建設性的工作。在他們看來,學術道德教育缺失,監管懲處不力,學術評價失當等是當前學術不端行為泛濫的重要誘因。
      有學術規范而不知?
      在這本3萬余字的小冊子中,列出了“選題與資料規范”、“引用與注釋規范”、“成果呈現規范”、“學術批評規范”、“學術評價規范”和“學術資源獲得與權益自我保護”,對特別容易犯錯的選取資料、引用規則等均有詳述。然而遺憾的是,這本由教育部組織編寫的小冊子,至今知道的人並不多。記者在多所大學詢問多位本科、碩士、博士生,聽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詳細]
      對學術不端行為懲戒無力?
        “中國是人情社會嘛”,對於不少大學校長和研究機構的領導來說,學術道德的糾紛的確是他們最不願意觸及的問題,“很多問題涉及方方面面,不是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的。怎樣化解矛盾,怎樣實現安定和諧,讓學術機構保持淡定、從容,不折騰?太復雜啦。”一位大學領導的心裡話或許代表了一種普遍的心態,正因此,遇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不奇怪了。[詳細]
      學術評價體系不科學、不合理?
       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副教授沈陽的一份報告震驚全國,按照他的研究結果,我國買賣論文已成產業,2009年規模達到10億元。“全國學術期刊一年隻能發表論文248萬篇,而背有論文發表指標的人數達到1180萬。濫下論文指標,導致了買賣論文與非法學術期刊等種種亂象。”沈陽的判斷沒有受到任何質疑,因為,大家對此都有感受。[詳細]

  ★投稿信箱:opinion@peopledaily.com.cn

更多話題
 責任編輯:王倩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