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勞動者的高溫津貼何以如此難求?--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弱勢勞動者的高溫津貼何以如此難求?

 竇永堂

2011年08月22日09:02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炎熱的環境下工作,在某企業工作的小李第一次領到了三天的高溫津貼。但是更多的員工並沒有領到過,他們甚至沒有聽說過。工人的權利意識淡薄,監管難等,讓高溫津貼成雞肋。(8月20日華西都市報)

  入了8月,各地溫度一日高過一日,不少地方攀至40℃之上。然而,拌水泥的,蹬三輪的,掃馬路的,開公交的,拿到高溫津貼的仍是少而又少。一些優良的降溫傳統能夠繼承下來仍屬褒揚之舉:桶裝了涼茶的,藍色塑料盆滿盛了自來水,兜頭一瓢澆將下來的,發消暑藥和清涼油的,全靠電風扇呼呼生風的,以西瓜、茶葉等實物沖抵的,皆屬可喜,卻又郁悶,因為企業多將補貼計入了最低工資……主動向工人發放高溫津貼的依然罕有,僅見的主動者,心思也多是為了留人。

  從事戶外體力勞動的大多表示,此前不僅沒領過這津貼,甚至是頭回聽說。有人譏刺,高溫補貼就像鬼,聽說是有的,卻從未撞見過。聽說過又怎樣?這個可以有、也應該有的津貼,沒幾個人去追著要,發與不發都少有人計較,惹惱了領導,想砸掉飯碗聽響?也不必爭,爭也白爭。在勞動者於熱浪下汗出如漿之際,執法的人多是呆在有空調的辦公室裡,坐等幾乎不可能出現的投訴。

  用工人權利意識淡薄,解釋弱勢勞動者不去要求發高溫津貼,讓人心酸。立法不完善、地方不重視、執法不嚴,缺乏明確的處罰標准,取証難,監督執行難,違法成本低,是高溫津貼終難兌現的症結。雖然國家有要求,卻也只是一紙通知,沒啥約束力。勞資關系中,勞動者的弱勢地位不變,高溫津貼就隻能是笑話與傳說。

  飽受煎熬的高溫津貼幾近“紙上津貼”,已非三年五載。廣為人知的是,企業執行現狀參差不齊的根源,是高溫津貼規定缺乏剛性的法律支撐。弊端由來已久,卻少有人真正心動,緣於對弱勢勞動者庇佑的人性厚度太薄。惟其如此,高溫津貼難言溫馨的窘境才會年復一年地上演,本該體現“高溫關懷”的政策和文件,才會一次又一次面對尷尬和“烤問”,卻仍然不以之為羞。

  與高溫津貼的相關文件,目前惟一參照的竟是年逾半百的《防暑降溫措施暫行辦法》,是衛生部、勞動部、全國總工會三家於1960年發布的。“暫行”51年之后,翻開一瞧,就知道《辦法》再難適應眼下的經濟結構和就業結構,與當下的社會發展狀況嚴重脫節,何談有效規范和指導?

  即使近年多個省市制定的相關條文,也還是隻有津貼標准的發放范圍,缺少違規處罰內容,對於拒絕執行的企業仍未規定罰則,基本談不上違規成本,發與不發,全看老板個人好惡。而指望以成本最小化、利潤最大化為人生樂事的老板,僅僅基於人性就會生發善心與良知,讓人相信的難度太大。

  必須制定更有針對性的法律法規,從完善相關立法著手,強化發放高溫津貼的執法力度。近日,山東省下發《山東省高溫天氣勞動保護辦法》。規定,用人單位若強迫勞動者在高溫天氣期間工作,或者未按規定標准發放防暑降溫費,將由縣級以上人社部門責令改正﹔逾期未改正的,將處以2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還將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此舉當有顯效。

  小學課本裡有篇《寒號鳥的故事》:冬天的夜晚,鳥們都回到自己的暖巢裡,隻有寒號鳥躲在石縫裡,凍得直哆嗦時,就想等天亮后抓緊置辦房產,而太陽一出,陽光一溫暖,夜晚的寒冷就又置於腦后了。

  對比“寒號鳥”,僅在一紙通知中重復高溫補貼要求的鼓噪,很像一隻“熱號鳥”——高溫來了,一個勁兒地喊熱是有的,也說了些得抓緊給勞動者降溫的“風涼話”,而捱至高溫一過,這茬兒早忘腳后跟,再次喊響降溫的動人言辭,又是一年之后也。
(責任編輯:張玉珂)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