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中非希望工程動了誰的奶酪--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羊城晚報:中非希望工程動了誰的奶酪

韓 青

2011年08月19日10:58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世上的事總有許多機緣巧合,16日北京關停多所民工子弟學校,這竟導致年僅24歲的中非希望工程執行主席兼秘書長盧星宇一夜走紅。因為6月份有媒體報道,“中非希望工程”將在10年內為非洲捐建1000所希望小學,耗資約為20億元人民幣。(見今日本報A10版)

  有網友感慨,國家連保障民工子弟的義務教育都做不到,竟拿出這麼多錢去援助非洲!相關信息還顯示,盧星宇畢業於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系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執行主席盧俊卿之女,這讓網友引發聯想,稱其為“郭美美二代”,盧星宇在微博上也遭到不少網友的質疑和謾罵。

  我想提醒這些網友,在評論之前應先搞清基本事實。中非希望工程真的動了國人的奶酪嗎?據其官網介紹,“希望工程走進非洲”(簡稱“中非希望工程”)由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中國青基會”)和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共同發起。世界杰出華商協會負責向其會員勸募,為“中非希望工程”捐款。中國青基會負責接受捐贈,對捐款管理和項目管理承擔責任。可見其無須財政撥款,也並未從本來佔財政支出比例就不夠大的教育經費中分一杯羹,既如此,政府和他人就應尊重捐款人的自由﹔另外,既然是專項基金,自然是專款專用,不必由公眾決定其支出次序,人家是民間慈善項目,又沒強迫誰捐款,你不認可大可不捐。

  至於盧星宇的身份背景,也算不上什麼問題。《基金會管理條例》並未規定捐款人的親屬不能在基金會中任職,中非希望工程基金的章程也未作出這一限制,可見盧星宇擔任執行主席並未違反規定。而就公益基金會的管理而言,隻要任職人員能取得捐款人的信任和滿意就行,對於捐款標准最低10萬元、多由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成員捐資的中非希望工程基金會,由其子女任職並不會削弱其公信力,而讓這些“富二代”變成“仁二代”,對社會又有什麼害處呢?比爾·蓋茨的基金會還由其父親專職打理呢,也沒見捐款人對此有什麼質疑和非議。

  公眾質疑的“該工程捐贈資金的10%會作為基金會的管理費用”,也符合《基金會管理條例》中“人員工資和辦公支出不超過當年總支出10%”的規定。畢竟,中非希望工程基金和紅十字會那樣的官辦慈善不同,是得不到財政撥款的,那行政開支和籌款開支隻能從捐款中扣出,去趟非洲花銷應不會太少。據了解,國外的公益組織也很難保証90%支出用於項目。美國慈善導航網的數據顯示,兒童基金會行政開支佔8.4%、籌款開支7.4%﹔而難民署的籌款開支高達18%、行政開支佔10.5%,項目費用僅70.5%。

  真正值得警惕的是,別讓某些打著公益旗號的基金會成為富人的避稅工具。由於所得稅和遺產稅的累進稅率,一些富人為了避稅,便將錢從左手轉到右手,捐給自己所能控制的基金會,如此逃稅才是真正動了公共財政的奶酪。要防止這一弊端,就應讓公益基金會的賬目公開透明,將其置於公眾監督之下。但據意在推動全國基金會信息透明化的“基金會中心網”的調查統計,中國現有的2000多家基金會中,有1300家還沒有網站,800多家基金會電話聯系不上,聯系上的也以各種理由拒絕公開信息。在中非希望工程的官網上,也沒看到關於其支出的任何賬目,我想,這才是值得公眾關注的。

  網友的“耙糞”熱情值得贊賞,但也要當心矛頭指錯對象,傷害民間人士從事公益的熱情。公眾對中非希望工程的批評應指向其資金使用的不透明,而不應是項目本身或盧星宇本人,畢竟他們沒有動誰的奶酪。中非希望工程和盧星宇日后要想避免被公眾誤解所帶來的委屈,還是盡快公開中非希望工程的詳細賬目吧,這比一萬句的解釋和保証都管用。
(責任編輯:王毅)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