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正在調查”,豈能成為解決公共事件的煙霧彈--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評:“正在調查”,豈能成為解決公共事件的煙霧彈

愷  理

2011年08月12日09:29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3個月了,但“邵氏棄兒”事件至今仍無官方說法。有關方面輕描淡寫的“仍在調查處理之中”,就把苦候結果的媒體拒之門外。

  今年5月,有媒體披露,僅僅因欠繳“社會撫養費”,湖南邵陽的十余名嬰幼兒被強行抱離生父母、養父母,計生部門還為他們統一改姓了“邵”,送進福利院,有孩子還被這些機構賣給他人。此事一經報道,如同一枚重磅炸彈,震動全國。面對洶洶民意,當地政府旋即表態“高度重視”,立即成立以市縣紀委、監察局牽頭、相關部門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對報道中提及的情況深入調查。然而,3個月過去,除了有調查組成員在媒體苦逼下非正式宣稱“報道失實,‘買賣嬰兒’情況不存在”的話,當初承諾的“公開發布調查結果”,儼然成了空頭支票。

  調查需要時間,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在媒體“有圖有真相”的調查報道之后,公眾之所以還能耐著心等待官方調查組去查個底兒清,也是明白“茲事體大”。何況,媒體報道只是掀開蓋子、提供線索,需要有公權力的政府介入“接棒”,這既是調查深入的必要環節,也是政府部門的應盡之責。然而,3個月、100天,仍得不出結論,讓人忍不住追問:究竟是調查能力太差,還是相關部門壓根兒只是把“調查”當成一個應付公眾、敷衍輿論的擋箭牌,“金蟬脫殼”、躲避風頭的一記花招?如是前者,關乎執政能力,若是后者,更涉及執政理念。

  告別了那個“我不說,世界永遠不知”的年代,這些年,中央明確要求信息公開透明,滿足公眾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與監督權,回應社會關切的重大熱點問題。面對輿論質疑,“無可奉告”之類的遁詞不再那麼振振有詞﹔面對突發事件,隱瞞、封鎖等手段也逐漸不再是“最優選項”。一些地方和部門回應的態度有所變化,不再是鴕鳥躲藏起來,也不再當刺?正面樹敵。所以,我們看到,無論是“湖北樊城區法院院長開房視頻”風波,還是雲南昆明“官員艷照門”丑聞﹔無論是湖南“邵氏孤兒”事件,還是廣東汕尾“最牛煙草局長”問題,面對一些民眾關注的公共事件,當地相關部門和機構回應公眾的速度加快了,很多還表示“介入調查”。比起前幾年有些部門隻管“辟謠”或是驅趕甚至跨省追捕,無疑,這是一個進步。

  然而,追蹤這些事件的后期走向,又讓人樂觀不起來。一些地方政府根本沒有正視問題、徹查問題、問責處理、釜底抽薪的決心和行動,僅僅是把“應付回應”當成危機公關,把“調查啟動”當成緩兵之策,以為“擺平就是水平”、“搞定就是穩定”,希冀在拖延中等待輿論自動降溫。實在抵擋不住公眾媒體的窮追不舍,就草草收場,或是宣布舉報失實,或是大玩文字游戲,以至於“高高舉起,輕輕落下”的現象屢屢發生。

  從社會學與傳播規律看,無論公眾還是媒體,確實存在“選擇性關注”、“選擇性遺忘”的客觀現象。就像因為“達芬奇”,郭美美隻紅了兩周﹔因為賴昌星,“達芬奇”隻紅了一周﹔而因為動車追尾,賴昌星隻紅了半天。作為民主社會建設中的組成體與參與者,公眾與媒體有必要提醒和要求自己“不放棄”、窮追不舍“下文”,但媒體的輿論監督無法替代公權力部門的調查,更無法依法問責。擁有公權力的政府機構,面對這些公共事件,有什麼權力敷衍塞責,有什麼借口“轉移視線”,有什麼理由“能拖則拖”、“能混則混”?

  說到底,這背后暴露出的,不僅是相關部門嚴重缺失的媒介素養,更是政治責任和執政理念的嚴重匱乏。如果真正抱著回應社會關切、把每一起輿論事件都視作推進政府治理的一次起點、一個支點的話,“邵氏孤兒”事件怎麼可能調查3個月都拿不出一個結論?廣東汕尾“最牛煙草局長”在各方舉報材料翔實的情況下,調查10個月居然還“說不清楚”?就連湖北樊城區法院院長與女紀檢書記“開房視頻門”那麼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紀檢部門介入了近兩個月怎麼都無法對外公開?

  “介入調查”是公共事件的一個拐點,也是推動當地治理的新支點,絕不是擺平媒體、平息輿論的終點。無數事實表明:如果有關部門只是把“調查”當作一種托詞、一種技巧,無法向公眾提供真相,更無法徹查處理事件,其損害的,必是政府的“無形資產”,也必會被公眾和媒體“選擇性盯住”。
(責任編輯:齊賀)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