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聽証專業戶”在替誰打醬油?--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廣州日報:“聽証專業戶”在替誰打醬油?

王石川

2011年07月18日11:03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因多次參加價格聽証會,參會時基本上支持政府漲價,成都四名聽証代表被網友指為群眾演員。其中,年過六旬的胡麗天,過去七年約參加過20次聽証會,廖冰虹至少參與了18次聽証會。(7月17日《現代快報》)

  誠然,漲水價,你支持!漲的士價,你支持!搖號購車,你還支持……逢聽必漲、言聽計從,這幾人確實難洗“聽証托”之惡名。

  但筆者覺得,簡單地把矛頭指向“聽証專業戶”,沒有抓到問題的本質。說白了,這四名代表只是群眾演員而已,是上癮了的群眾演員,是會說話的木偶,不找出導演是誰,誰在幕后操控,即便把四人罵死又能如何?

  我們看到,胡麗天過去七年約參加過20次聽証會,廖冰虹至少參與了18次聽証會。眾所周知,遴選聽証代表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胡麗天、廖冰虹的被選中率為何如此之高,相關部門真正遴選了嗎?或者說在大范圍內遴選了嗎?如果遴選很科學,遴選范圍很大,胡麗天之流怎麼可能擁有如此之高的出鏡率?

  而且,一個正常的人,當政策危及了自己的利益,比如漲水價了、漲停車費了,就會本能地反對甚至抵觸,但胡麗天等人卻不分青紅皂白地支持,這是為何?是不是相關部門的授意,或者說與相關部門達成默契?因為,就公眾的個人體驗看,組織者找托、找群眾演員並非新聞。

  毋庸諱言,當前不少聽証會已經失去了公信力,有人直稱“聽証會就是當今最大的情景喜劇”。聽証會制度的設計初衷良好,剛從國外引進時,被視為公共決策民主化、科學化的重要制度創新,由原來政府在公共決策過程中“獨唱”,轉向政府、專家、大眾在決策過程中“合唱”。之所以異化,不只是聽証代表出了問題,而是相關部門的思路出了問題,他們壓根就把聽証當做一種形式,誠如北京大學教授王錫鋅所稱,“在實踐中,一些聽証會成了精心裁剪的時髦而華麗的外衣,被用來打扮、包裝政府部門的決定。”

  聽証托注定被人鄙薄,但要改變當下聽証會的弊端,還需要從制度上破冰,打破權力運作的封閉性,真正擴大公眾的參與性,正如有學者所稱,應充實公民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打破行政壟斷格局,構建一種公眾和政府相互傾聽、學習、信任的公共治理關系。
(責任編輯:王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