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網民、人民和公民--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評:網民、人民和公民

——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⑤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

2011年07月15日10:4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按:本周,《人民網評》欄目連續推出“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系列評論。這組評論從打通“兩個輿論場”、“網絡問政”、對話“意見領袖”、網絡輿論的“生態治理”、“網民、人民和公民”五個方面,對如何改善網絡輿論生態,借助互聯網促進“良政”和“善治”進行了探討。互聯網可以成為提升中國社會凝聚力的樞紐,人民網願意為促進“大眾麥克風”時代官民之間的順暢溝通和良性互動搭建橋梁。
  人民網評:打通"兩個輿論場"——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①
    人民網評:為“網絡問政”喝彩——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②
    人民網評:對話“意見領袖”——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③
    人民網評:網絡輿論的“生態治理”——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④

  在年輕一代擔心“微博控”影響日常生活,開心網“偷菜”破壞夫妻關系時,還有很多中國人不會收發E-mail和手機短信。曾有外國記者感慨:徜徉上海外灘,你會誤以為來到紐約,但走進青海玉樹才發現,這個國家還在為現代化而艱難爬坡。專家甚至擔心,在用微博和不用微博的人群中,出現了新的“信息鴻溝”。

  就在中國經濟第一大省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本月初表示:政府有必要著力推動網絡信息公平,為低收入民眾創造上網條件,避免弱勢群體因不上網而“失聲”,甚至“被代表”。

  這就是中國現代化過程的復雜性。網絡輿論的興盛,讓前衛學者預測“分享式治理”的時代已經來臨,但別忘了,在中國廣袤的國土上,經濟社會發展是如此不平衡。在一次次熱點公共事件中貢獻眼球、留下吶喊的網民,只是中國人民信息化之旅中“最幸運”的一部分。

  對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公報、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27次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止2010年底)等數據,我們發現:網民4.57億,與全國總人口13.7億相比,約佔1/3。其中,上網發帖、回帖的,佔網民數的31.7%,佔全國總人口的10.6%。也就是說,約一成中國人經常在網上發聲,他們構成“網絡輿論”的民意基礎,在他們之外,還存在高達九成的網上“無聲”的中國人。

  網絡普及率,城鄉大不同。城鎮人口上網率,與其全國總人口佔比相比,高出23個百分點﹔而農村人口上網率,與其全國總人口佔比相比,低了23個百分點。城鎮物質文化生活的精彩,以及“蝸居”、農民工、城管、“拼爹”等城市特有社會問題,在網上得到充分展示,而農村“386199部隊”(留守婦女、兒童、老人)的堅守與苦澀,卻成為被互聯網遺忘的角落。

  大專及以上學歷,在網民中佔23.2%,在總人口中隻佔8.7%。在著名的凱迪BBS,大專及以上學歷用戶高達87.1%(2005年)。“網絡問政”的質量高於其他政治參與渠道。網民的民主素質及自律能力,理應得到肯定和鼓勵。

  網民年齡,29歲以下佔58.2%,39歲以下佔81.6%。中國網民富於青春特征,8成網民未到“不惑之年”,這就不難理解“網絡輿論”富於激情和擔當,但有時理性思辨不足。

  網民收入水平,月收入2000元以下和無收入的佔66.8%。“網絡輿論”具有“為民請命”的草根色彩,另一方面較高社會地位的人群如官員、富商網絡化程度較低,對“網上的中國”隔膜且不易認同。

  網民不等於全體人民,互聯網作為公開透明的利益表達和利益博弈場,有待更多的社會群體參與進來,政府決策還得充分考慮那些“無聲”的中國人的心聲和利益。但網民又是對民生、公民權利、公共治理最敏感、最敢言也最擅說話的人群,“網絡輿論”可作為現實民意的風向標和參照系。

  說到底,網民的本質是公民,而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網虫”,更不是“網絡暴民”。他們可能是每天擠著腳不沾地的公交車上下班的“月光族”,可能是過年買不到車票回家、幾個兄弟大年三十在宿舍喝著啤酒唱到哭的農民工,可能是事業上和“官二代”競爭、感情上和“富二代”競爭的大學畢業生,可能是為20元一斤豬肉而躊躇的家庭主婦,可能是為“月供”攥緊指縫過日子的“房奴”,可能是為房屋被強拆、補償不到位卻又投訴無門的訪民。他們一邊為各自的生計忙活著,一邊超越了地域和行業的阻隔,在網上時時互聯互通,同氣相求,成為監督和鞭策社會治理的活躍公民。

  在今天,政府聯系群眾需要邁開雙腿下基層,另一個辦法就是上網,把共產黨“群眾路線”這個“傳家寶”運用於虛擬世界。點開新聞跟帖、瀏覽微博客和BBS,那裡有最鮮活的、“水淋淋”的社情民意。大多數網民訴求,都需要回到現實中去解決,並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修補和完善制度。

  網民是“虛擬”人,人民是政治人,公民是法律人。三者的交集越大,說明社會輿論生態越趨於穩定和健康。網民虛虛實實,正如《道德經》所言,虛實相生。對於執政者來說,要以包容心,寧可信其有,不可藐視之﹔盡可能利用網絡達致信息平等,減少官民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對於網民來說,作為先行一步擁有更多“話語權”的中國人,也需要不斷提高公民素養和議政水平。

  目前對微博客的發展議論較多,不妨重溫一下鄧小平同志在著名的南方談話中,對初興的証券股票“好不好、有沒有危險”的表態:“允許看,但要堅決地試。看對了,搞一兩年對了,放開﹔錯了,糾正,關了就是了。關,也可以快關,也可以慢關,也可以留一點尾巴。怕什麼,堅持這種態度就不要緊,就不會犯大錯誤。”歷史的發展証明,証券市場已經成為資源配置和經濟轉型的有力推手。對中國人民的素質要有信心,對中國社會的進步要有信心。

  善待網民,信任人民,培養公民,互聯網正在成為提升社會凝聚力的樞紐。更重要的是,這不是終點,而是起點。
(責任編輯:齊賀)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