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網絡輿論的“生態治理”--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評:網絡輿論的“生態治理”

——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④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

2011年07月14日15:17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網評:打通"兩個輿論場"——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①

  人民網評:為“網絡問政”喝彩——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②

    人民網評:對話“意見領袖”——善待網民和網絡輿論③


  今年“微博打拐”活動中,網民為失蹤4年的彭文樂等小寶貝重回父母懷抱而流下激動的淚水﹔同時,又質疑街頭“隨手拍”活動有可能侵犯個人隱私和乞丐人身自由。在藥家鑫殺人案的審理過程中,網民極度擔憂權力和金錢可能影響司法公正﹔但在藥家鑫被執行死刑的當天,群情激憤轉入沉寂,“很難想象,此時不同情藥家鑫父母的人,當初會真正同情被害者的家人”(網友王小山)。

  互聯網就是這樣奇特的社區,看似一片混沌的信息,看似亂箭傷人的情感表達,卻也遵循著“生態系統”的邏輯,在各種觀點的交相呈現和反復激蕩中,逐步形成多元互補的格局。互聯網絕非“謠言共和國”或者“憤青大本營”,但也不是“理想國”,網上隨時可能噴薄而出的輿論能量,如果任其瘋長和蔓延,對社會也可能是一種破壞性力量。

  建設好、利用好、管理好互聯網,是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基本政策。隨著互聯網產業的快速發展,網絡與生活已密不可分,中國人的iphone和ipad、微博、團購等,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已不落人后。與此同時,依法制止網上黃賭毒泛濫,規范和打擊網絡水軍,堵截恐怖勢力借新媒體興風作亂,也需要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奮發有為。

  互聯網的治理千頭萬緒,行政管理不可能包打天下。尤其是在互聯網輿論方面,單一威權手段更容易激起網民的抵觸心理。對於“未知超過已知”的互聯網,更需要找到自身的制衡力量。互聯網進入中國十多年,網民的自治自律和社會力量參與互聯網的治理,也開始了生動活潑的實踐。網民政治參與的理念和技術,在虛擬空間得到大規模訓練。

  首先,近年來普通網民和“意見領袖”的媒介素養和社會責任感都得到增強。“郭美美”風波中,曾有網友主張“人肉搜索”,邀請電信內部人士利用職務之便,將郭美美的通訊信息曝光。這一提議立刻遭到多數網民的否決,理由是“程序正義”更為重要。

  其次,民間自發的辟謠、科普和公眾人物言論觀察機構,不僅對網絡信息起到了甄別過濾作用,而且讓意氣風發的“意見領袖”發聲時多了一份謹慎。當然,這些民間制衡力量,自身的專業性也有待提高。

  還有一個關鍵的角色,就是BBS、微博客、博客等“自媒體”的運營商,對網友自主發布的內容,依照《侵權責任法》負有一份“連帶責任”。特別是激情四濺、槍林彈雨的微博客,如何廓清意見表達和侵權的邊界,運營商還有很多事情可做。維系清明理性的討論氛圍,也是網絡平台健康發展的基本保証。

  說到底,隻要信息自由流動,網絡輿論就具有某種“對沖”功能。金庸“被死亡”的謠言,發端於微博,也迅速消解於微博﹔日本地震后的中國搶鹽風波中,微博成了辟謠的主力﹔前不久一對演員夫婦敵視同性戀者的微博言論,也受到網民的普遍批評。實踐表明,允許不同聲音的充分表達和自由討論,將有利於網絡輿論的生態平和。

  網民的自我管理、網絡的自我淨化功能發揮得好,有助於克服公權的缺位和越位。對政府來說,隻有允許不同聲音彼此競爭,才能讓網絡的自我淨化機制效能最大化。

  互聯網的“生態治理”,需要遵循網絡社區的“生態規律”,不斷調整優化:

  從外部來說,需要疏通公民現實的政治參與途徑、健全法制,以減輕互聯網聚焦時政所承載的社會壓力,引導網絡話題的均衡分布,比如增加日常生活和社會交往方面的內容,減少網絡上的火藥味和對抗性。

  對互聯網內部的文化生態,能否“生態治理”,改善網民的空間分布,倡導網友社群的多元化?比如,鼓勵學術界、出版界等傳統文化精英更多地“觸網”,給碎片化的網絡信息和好勇斗狠的網絡口水戰,帶來文化深厚積澱﹔包容和鼓勵激進網友從某些封閉式的討論圈子走出來,回歸公開的言論平台﹔在微博客的沖擊下留住BBS和個人博客網民,鼓勵思想文化層面深入探討的BBS和博客原創貼文。

  7月13日,人民網發表天涯社區著名網友“藍藥師”的時評建議《精神衛生法應該考慮的內容》,這是重點新聞網站吸納“意見領袖”意見,廣開言路、優化決策的嘗試。近來,《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闖入微博,幾個月時間“粉絲”高達116萬,在熱衷批評時政的微博言論場上,發出另類思考的聲音,雖然經常引起爭論,但就在這種多元價值取向的碰撞中,討論氣氛變得輕鬆有趣。

  特別重要的一點是,建議政府部門的官員進駐BBS、微博客等“自媒體”,以平等的身份參與討論,促進官民互動。近一年來,公安微博群如雨后春筍般涌現,與網民潤物細無聲的溝通,極大地改善了自楊佳襲警案以來的警民關系。在今年“微博打拐”活動中,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通過有64萬“粉絲”的微博,與一些網友聯手,及時回應失子家庭,通報打拐進展,成為受網民愛戴的“意見領袖”。

  網絡輿論的“生態治理”,需要社會管理者,也需要每一位網友,抱著更為開放的心態,“包容”遠遠勝於“壓抑”。
(責任編輯:齊賀)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