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我們期待怎樣的“專家發言”--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解放日報:我們期待怎樣的“專家發言”

浦家齊

2011年07月14日10:01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在塑化劑、膨大劑等一系列公共事件中,不少人對一些技術專家的發言很困惑。由此,人們開始關注技術秩序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有人驚呼,公眾“對科技的質疑越來越多,科學界似乎正在失去過去的權威。” “在此情況下,有必要問一句:科學界與公眾的互動是不是出現了問題?”科學當然應該受人敬畏,但是科學也從來就是允許質疑的。良性的技術秩序,不應該是以精通科學技術的專家為一方,而以不懂科學的公眾為另一方,一切以專家的話語為准。

  技術專家不應該是技術的推銷商,科普不是為科學技術做廣告的。一種夠品位的科普,必須弘揚正確的科學觀。如果一味頌揚科學技術,忽視或有意掩蓋技術可能發生的負面影響,就是在宣揚一種錯誤的科學觀。正是由於這種偏向,才動搖了公眾對技術專家的信念。

  科普本來就不應該是居高臨下的,科學也不是讓人頂禮膜拜的。據說,上世紀90年代,歐美一些調查發現,公眾的科學知識越多,反而越不支持科學。但是這些調查的立意就是錯誤的,不能認為公眾對科學的支持率越高,他們的科學素養也越高,不能把對科學技術的質疑混同於反對科學。

  作為一種良性的技術秩序,公眾的質疑是必不可少的一環。唯有經過了充分質疑而發展起來的技術,才有可能是健康的技術。不但科學家有責任向公眾弘揚科學,而且公眾也有權就技術安全等問題向專家提起質疑。

  農業部於去年啟動轉基因作物科學傳播專項基金,用以支持科學家與公眾間的交流。我們現在的確太缺少這種交流。問題在於,作為科學技術專家,他們不應該是任何利益集團的代言人。他們當然可以接受資助,無論是用於科普還是研究,但是應該始終恪守科學的立場,而不應該屈服於資助者的立場。他們不應該隻宣揚轉基因作物的利益,而回避其可能潛伏的問題。

  當重大的技術事故發生的時候,也正是社會最需要科普的時候。這時候,專家不應該失言,而媒體對專家的話語也不應該斷章取義。專家可以有各自的觀點,不需要按照同一個聲音說話,但是他們如果不說話,就應視為專家的失職。

  許多專家之所以不發言,是因為他們不習慣於回答那些雖然與自己的領域相關,卻並不完全屬於自己研究領域的話題。但是另一方面,由於技術的發展如此之快,許多此類相關領域的學科至今仍然是空白,人們對許多問題甚至還缺乏公認的判斷准則。

  我們面臨的技術現狀,一是技術發展太快,二是技術業已登上了全新的高度。現在有許多技術,從理論到應用,一兩年就走完了全程。不像從前,這個過程要走幾十年。但是,快不完全是好事。這不但會使許多相關的問題來不及周密思考,而且使人們在技術急速走向應用的過程中來不及多方面地體驗其利弊。

  在技術不發達的時代,人們不需要考慮某項新技術會不會影響整個地球的環境,會不會造成資源的枯竭,以及危及人類物種。但是在當前的技術水平上,這些卻都是不容回避的問題。有許多新技術,在短時間內不足以顯現其傷人的方面,但是如果我們掉以輕心,一味高歌猛進,等到某一天它的傷人方面暴露了,卻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波及了成千上萬的人,后果就難以挽回了。由於很多問題涉及到多個學科,這些具有高度綜合性的課題常常不是靠原有學科本身就能回答的,有些問題甚至是跨越文理兩界的。我們對此類高度綜合性課題的研究才剛剛起步,包括研究方法,許多方面都還在探索中。

  所以,在這個高科技的時代,如果科學技術專家中的大多數仍然不能超越他所從事的那個學科來發言,那麼“信任科學家”就不應該是公眾唯一的選擇。作為權宜之計,需要提倡不同學科之間的交流和撞擊來彌補,雖然在這種交流的過程中,專家們必須准備遭遇某些外行的提問。一方面,我們應該要求技術開發深思熟慮而后行,但是仍然會有許多問題是難以預測的,所以另一方面,又需要邊走邊想,每走一步都要想一想,並且充分聽取各方面的質疑。 (作者為上海大學教授)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