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小山村的“國家級”圖書館是如何建成的?--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閩南小山村的“國家級”圖書館是如何建成的?

劉純銀

2011年06月30日09:23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閩南山區的南安市梅山鎮蓉中村,是一個既不靠海又沒有礦產資源的小山村,如今卻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裕村。2010年,村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萬元。錢口袋鼓起來了在農村不算新鮮,讓人感到新奇的是,這個村有各類學校十多所,有“國家級”圖書館,與大名鼎鼎的東方歌舞團簽有文化共建協議,每年還舉辦“文化節”……這一切全因為蓉中村有一個先進的基層黨組織。(6月29日《工人日報》)

  幾年前的蓉中村公認是一個“爛攤子”:全村2700人,土地面積僅一平方公裡,資源匱乏,財力薄弱。為這個既不靠山也不靠海的小村庄,何以能在較短時間內變成全國數一數二的“文明村”?黨的十七大代表、該村黨委書記李振生一語道破個中原因:“遵紀守法,過健康文明生活是蓉中村不斷發展的根本,‘腦袋’富起來要比‘口袋’富起來重要得多”。於是在他的帶領下,該村積極探索“經濟先行、文化引領”的發展道路,經濟和精神文化建設取得喜人成就。

  不可否認,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國農村經濟取得快速發展,農民再也不為吃穿住用發愁。但不容忽視的是:不少地方的農村精神文化生活仍相當缺乏。正如一位曾外出打工的青年所說:“我們這代年輕人,大多有出門打工的經歷,已經適應了城市的文化生活。現在回到了農村,對文化活動的需求已經與上一代人大不相同。蜻蜓點水式的“送文化”遠遠不能滿足需求。”也正是由於缺少健康向上的精神文化生活,導致封建迷信、賭博風在一些村庄抬頭。特別是農村迷信活動大多是打著“包治百病”的旗號,對老百姓有著相當大的誘惑力,更易蠱惑人心。這些不良行為無疑給農村、農民,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嚴重危害。

  筆者高興地看到,報道中的蓉中村把過健康文明生活當成村發展的根本,開展“富腦”工程,並通過基層組織建設、文化活動、制度安排等以促成共識,村風村貌煥然一新,文明和諧。蓉中村將每年的9月28日確定為“終身教育學習日”,並設立了專項教育基金會,先后籌資300多萬元投入教育,建成從幼兒園、小學、中專、電大到成人教育、遠程教育、老年大學相對完整的教育體系,各類學校已有十多所,還擁有藏書達11萬冊的圖書館——李成智公眾圖書館……正如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洪大用所評價的:福建南安市梅山鎮蓉中村用先進文化佔領農村思想陣地,精神文明建設各項工作取得豐碩成果,體現了中央提出的“生產發展、生活寬裕、鄉風文明、村容整潔、管理民主”的要求。

  中央始終十分重視農村精神文明建設,自1995年開展“三下鄉”活動以來,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三下鄉”活動內容不斷豐富,形式不斷創新,范圍不斷擴大。但由於各地“三下鄉”針對性不強、來去匆匆等原因,農民參與的熱情沒有以前那麼高了。而且,遠水解不了近渴,由於健康文化生活缺位,在廣大農村,“病了拜佛、窮了生孩、富了賭博”等陋習仍普遍存在。

  為徹底根治上述陋習,實現“既富口袋又富腦袋”的目標,筆者認為:當前除了要“送文化”更需要“種文化”,這才能是既能治標又能治本的好舉措。正如有人所說:“農民‘種文化’就像農民種庄稼一樣,要讓它具有生命力、持久力。這需要我們從多方面去澆灌,去呵護,隻有這樣‘種文化’才能結出豐收的碩果。”不過,我們要注意,“種文化”不能窄化,要包容﹔也不能泛化,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更不能異化,不能脫離農民現階段的精神文化需求,要發展老百姓能夠接受、能夠理解、能夠入腦的東西。隻有這樣“種的文化”才有生命力,才能讓它在廣闊農村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期待有更多的地方在向農村“送文化”的同時,更注重“種文化”。“種文化”不僅有助於弘揚健康向上的價值觀,豐富群眾文化生活,也給執政、理政、社會管理提供了新的思路。要讓“種文化”持久深入地開展下去,無疑需要政府、企業、社區、農村等社會各界形成合力,共同努力。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