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清理收費公路不可“打折”執行--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新京報:清理收費公路不可“打折”執行

社論

2011年06月30日09:1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北京的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必須先把每一條收費公路的性質和收費情況都徹底說清楚,不和公眾打馬虎眼,也不以降低收費等策略贖買原則。

  據報道,北京成立由分管市領導任組長的領導小組,負責此次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工作的組織領導、統籌協調、政策指導和監督檢查。各收費公路經營單位也將成立相應機構,做好專項清理工作。

  現在,清理行動雖未大張旗鼓,首都機場高速收費已先下調了一半,頗有些“先聲奪人”的氣勢。可惜輿論對此並不買賬,因為,首都機場高速違規收費的問題很清楚,人大代表和媒體跟蹤多年,審計署也有明確的審計結論,其實質問題是應當取消收費,而不僅僅是降低。

  而且,首都機場高速降價的理由也含糊其詞。按照市相關部門的說法,機場高速調整收費是為進一步降低出行成本,同時努力保障首都機場的正常運轉。這種說法不是承認機場高速收費違規了,反而好像是為民生降低了負擔似的。這種表態回避實質問題,難免引起市民不滿。

  如果考慮到這一切發生的前提是,6月23日交通運輸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三部委現場調研了首都機場高速,那麼,這種“寧可降價也不肯承認違規”的做法,就或許帶有一些試探甚至挑戰的意味了。

  所以說,機場高速下調收費,並非五部委“清理收費公路”的勝利。反倒像是一個“惡劣”的開頭,讓民眾擔心,“清理收費公路”從一開始就遭遇地方的“打折”執行。

  無疑,這是五部委以及各地方要高度警惕的,也應該是各方都不願意看到的。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如何得到不折不扣的執行,應成為有關部門認真思考的問題。

  現在,北京的清理工作才剛剛開始,機場高速降價既然不是因為“違規收費”,那麼,理應仍然在清理之列。而京石高速、京通快速路等收費公路,也同樣存在非常嚴重的超期收費和經營收益偏高等問題。如京石高速經營權轉手致收費時間長達42年,京通快速路收費期限長達31年,名列“高價公路”榜。

  這些年來地方拒絕調整其收費公路政策,有兩個理由,一個是,這些收費公路通過“變性”延長收費期限,絕大多數發生在上個世紀90年代,而《收費公路管理條例》是2004年才實施。對這種情況,五部委在通知中已經明確要求,要按照條例進行整改,確保在2011年12月31日前符合《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規定。

  另外一個理由,地方擔心取消和減低公路收費之后,無錢償還其他高速路的債務和修建新的高速公路。如北京採取“統建統還”的模式“以路養路”。這其實也經不起推敲,不但有違“契約精神”,而且也轉嫁了地方政府的責任。

  地方政府如果沒錢修路,完全可以利用貸款、發債、信托等融資渠道。關鍵是這麼做都是需要成本的,而違規收費則相當於利用了民間資金(收通行費),卻根本不需要償還。公路違規收費於情於理於法,都沒有可以繼續下去的理由。

  此次,北京的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如能比照通知的要求,對上述民眾的質疑逐項說明,把每一條收費公路的性質和收費情況都徹底說清楚,不和公眾打馬虎眼,也不以降低收費等策略贖買原則,那麼,就能不負民眾期待,成為全國的楷模。(轉自新京報,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王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