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晚報:張悟本和馬悅凌何以“前仆后繼”--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齊魯晚報:張悟本和馬悅凌何以“前仆后繼”

蔡曉輝

2011年06月29日10:31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初級護士、至今沒有醫師資格証書、養生暢銷書作家,其治療方法被相關專家認定沒有任何科學依據,但其本人卻聲稱,“漸凍人”是她治療過的最簡單的病。事實上,“漸凍人”症是世界難題,患此病的科學家霍金還坐在他的輪椅上。以泥鰍、當歸配合“高熱量食物”,除了治療“漸凍人”,馬悅凌還稱她治好了肝癌、乳腺癌、肺癌患者,讓高位截癱的人恢復了知覺。不過這一切,她都稱涉及病人隱私,未提供具體事例———也就是說,沒有任何可佐証的病例(6月28日《新京報》)。這一切是不是很熟悉?張悟本?不,她是“健康教母”馬悅凌。

  在記者的長篇調查中,讀者甚至會一度產生錯覺,難道張悟本歸來?事實上,馬悅凌的走紅路徑,基本上是重演了一遍張悟本范本:出暢銷書、被包裝為“健康教母”、媒體推波助瀾、普通民眾的熱烈追捧,之后是建構以個人品牌為核心的龐大的商業帝國,其單品市場甚至可達幾個億。相同的特征當然還有:沒有行醫資格、被專家否定。難怪有輿論稱之為“女版張悟本”。

  我們這個時代真是一個荒誕的時代,相同的事情總能夠周而復始地上演。張悟本倒下之時,早有人斷言:張悟本絕不是養生神醫市場的最后一人,“今天張悟本被人從神壇上揪下來,明天人們還會把另一個張悟本送上神壇。”而今,果有來者馬悅凌。從記者細致的新聞調查可以基本判定,這個“健康教母”馬悅凌也終將倒下。只是,在她倒下之時,我們能肯定這是最后一個馬悅凌嗎?

  一切都還沒變,變的,只是“養生大師”的名字,還有大師們五花八門的獨門秘笈:從吃紅薯的林光常,到拍手的楊奕,到吃茄子的張悟本,一直到現在生吃泥鰍的馬悅凌。時代的荒誕之處在於:現代與前現代並存———一方面是時代的列車轟隆前進,向“現代化”飛奔而去,這個國家的各項科技成就可謂斐然﹔但另一方面,神醫們的土壤依舊在那裡:渴望養生保健的普羅大眾科學素養仍舊極低,井噴的養生市場也依舊沒有建立起與之適應的市場監管和准入審查制度。

  土壤沒變,就無法根本杜絕張悟本、馬悅凌們的“前仆后繼”。養生保健行業沒有專業化規范化,就必然導致各種缺乏依據的養生邪說大行於世。問題依舊是老問題,提高公眾科學素養、建立養生准入門檻、加快保健立法,隻有這些“老問題”漸次得以解決,我們才可樂觀地斷定,張悟本、馬悅凌們終成絕唱。 關於民眾科學素養,一個可以用來論証的論據是:在西方發達國家,政府和普通民眾是非常重視養生學的,但是他們更注重生命的安全和健康,所以對於沒有科學依據的養生理論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當然也不會出現吃茄子吃得貧血、吃泥鰍吃得成都市十多名市民感染寄生虫病住院的新聞來。

  政府層面的監管和立法,日本政府的做法足可借鑒:同樣注重養生保健的日本,以國家法律的形式頒布了《飲食教育基本法》。而回到馬悅凌事件來,記者的新聞調查中披露的一個細節是:馬悅凌稱,從沒有政府部門和衛生部門就治病養生事宜找過她。足可見我們在飲食養生、健康科普領域裡的監管空白。

  但願我們不再出現“大師風行———部門糾錯———大師倒掉———大師再現”的循環往復。在這個循環往復的過程中,大師們賺得盆滿缽滿,卻沒有什麼可以証明民眾的健康從中直接受益。而每一次大師的倒掉,都是在一再提示那個堅硬的“老問題”。這些,還不夠嗎?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