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報:不要讓公眾的愛心備受糟蹋--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南方日報:不要讓公眾的愛心備受糟蹋

安立志

2011年06月29日09:58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一些腐敗官員竟然在災民的傷口上撒鹽,在災民的飯碗裡奪食,如此貪婪、如此露骨地糟蹋和蹂躪人們愛心的丑陋行徑,不僅為黨紀國法所不容,也為文明所不齒。

  國家審計署審計長劉家義日前表示,2010年以來,審計署和地方審計機關共組織7000多人,對汶川、玉樹地震1.77萬個災后重建項目和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地質災害救災資金物資使用管理情況進行了跟蹤審計。其中,發現汶川有21個單位和個人擠佔挪用、轉移和套取重建資金14.16億元,主要用於規劃外項目建設等。

  3年前,汶川發生八級強烈地震,近9萬同胞在地震中死亡或失蹤,由官員腐敗、權力囂張、社會不公、法治不彰導致的冷漠、消沉與怨恨,當災難襲來之際,人們內心深處固有的美好、善良、博愛與高貴,迅速凝聚和激發,一時之間,來自全國、全球各地的捐款與物資,飛往災區,匯成了無疆的大愛之河。僅僅出於簡單、朴素的社會經驗,在無私奉獻的熱潮中,傳出了冷靜的預警,粗俗一點的——— 有人在博客中寫道,“我捐款了,誰貪污我的捐款,全家死光光!”理性一點的——— 有人撰文稱,“救災款被貪污挪用的幾率有多大?”有關部門注意到了這些聲音,為了確保災區民眾的生活,為了保護愛心人士的善舉,有報道稱:“巨額資金如何真正用在災民身上,成為各界關注的問題。包括民政部、財政部、中紀委、審計署、最高檢在內的中央部委,將合力保証資金使用的透明度,嚴防貪污挪用,對腐敗官員將嚴懲不貸。”

  然而,決不能怪人們的“烏鴉嘴”,在權力監督缺位、輿論監督虛置的背景下,遏制官員的貪欲幾乎不可能,慷慨奉獻愛心的人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預警成了事實。國家審計署“汶川地震捐贈款物何以經得起審計”(2010年1月8日新華網)的經驗尚未成型,一年后,“四川三台挪用9千萬抗災款讓關愛蒙羞”(2011年5月29日人民網)的“個案”就浮出水面。現在,審計署發布了更為明確的宏觀數據,其實,一年前,這個機構就曾發布過類似消息,“逾58億汶川災后重建資金被違規使用”(2010年6月24日《京華時報》),只是人們搞不懂這兩項違規數額的邏輯關系。

  “違規”並不等於“犯罪”。正因如此,四川省紀委才會慶幸“災后重建未發現大額貪污款項”(2009年5月9日東方網)。然而,在中國目前的體制下,這樣的宣布往往冒著自打耳光的風險。果不其然,兩年之后,媒體先后曝出了包括汶川縣前財政局長古明、前國土局長唐作斌、前政協副主席向世茂在內的多名官員疑涉重建經濟問題落馬的壞消息。無獨有偶,綿陽市副市長廖明、樂山市常務副市長夏代榮、廣元市副市長吳連奇也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紀檢部門調查。報道的行文很嚴謹,又是“疑涉”,又是“涉嫌”,我們且將這彈性十足的嚴謹詞匯存而不論,僅以綿陽市副市長廖明為例,辦案人員在其家中就搜出現金、股票、玉器、黃金、古董、名人字畫等,價值過億。這類東西大概是沒有多少彈性的!

  機構的違規,個人的犯罪,兩者性質顯然不同,在此之外,還有第三個類型,那就是無視災民死活,踐踏民眾愛心,將浸染著各界民眾愛與淚的捐款,以集體名義化公為私,中飽私囊。余震未息,先是在並非重災區的成都高檔小區,出現了帶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監制”與“科威特紅新月”標志的救災專用帳篷,繼之審計署通報了中國工商銀行綿陽涪城支行為該行56名職工購買56雙耐克運動鞋(價值2.85萬元),在發票上弄虛作假,將商品名稱填寫為雨衣、雨靴和雨傘,然后在“抗震救災特別費”中予以報銷的丑惡行徑。我國近年來的貪腐案件頻率之高、金額之大,早已“久居鮑魚之肆,不聞其臭”了。當自然災害突然降臨之際,人們從內心深處迸發出來的良知、愛心與勇氣,以“中國堅強”、“汶川挺住”、“大愛無疆”這樣的給力語言呼喊出來時,當人們節衣縮食為災區人民無私奉獻時,誰能想到,腐敗的體制不會被地震所震垮,腐敗的蛀虫不會被廢墟所埋葬,由滾燙的熱血和淚水凝成的捐獻資金,僅僅由某些機構掌管是不可能保証的,因為他們同樣“身在此山中”。

  自然災害是不可避免的,典章制度是人為設定的。地震毀掉的家園可以重建,腐敗毀掉的人心難以收拾。古代中國,貪污、挪用賑災物資,往往以叛國罪論處。現在,一些腐敗官員竟然在災民的傷口上撒鹽,在災民的飯碗裡奪食,如此貪婪、如此露骨地糟蹋和蹂躪人們愛心的丑陋行徑,不僅為黨紀國法所不容,也為文明所不齒。我們必須拿出切實的行動,保証不要讓公眾的愛心備受糟蹋。否則,人們難免憂心,由於自然災害難以避免,當再次需要之時,愛心將獻給何方?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