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泥鰍大師”,滑得很--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錢江晚報:“泥鰍大師”,滑得很

2011年06月29日09:20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本期發言人:王國榮、方小晶、高路

  特邀嘉賓:溫國鵬

  養生暢銷書作家馬悅凌說,“漸凍人”是她治療過的最簡單的病。事實上,漸凍人症是世界難題,患此病的科學家霍金還坐在他的輪椅上。馬悅凌原名馬秋紅,1963年生於南京,其簡歷顯示,1982年至2005年在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任護士。以泥鰍、當歸配合“高熱量食物”,除了治療“漸凍人”,馬悅凌還稱她治好了肝癌、乳腺癌、肺癌患者,讓高位截癱的人恢復了知覺。不過這一切,她都稱涉及病人隱私,未提供具體事例。

  馬悅凌承認她至今還是一名初級護士,無醫師資格証。“我所有的醫學知識都是靠自悟的。”馬悅凌說。

  溫國鵬:張悟本之后是李一,李一之后是馬悅凌,真是江山代有神人出,一個更比一個神。我們就不明白了,養生也好,中醫也好,本來都是貼近老百姓的“小廟”,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出現了這麼多的“大神”?讓民眾目不暇接倒還在其次,我們真正擔心的是這些“大神”說不定那一天把廟都折騰“黃”了,把民眾都折騰慘了。

  王國榮:“神醫”馬悅凌讓人仰視,靠的是她的幾本養生暢銷書,當然還賴於她背后給力的商業推手和吹鼓手。是不是這個浮躁社會,恰恰給了這種反科學養生理論以最佳生長土壤。並且,現有醫療監管體制,給了各路“神醫”更多一顯身手的空間。照理,“馬悅凌們”的反科學書籍,本不該有渠道廣為流傳的,更不可能在大眾媒體上有一席之地。到底是什麼讓他們一舉成名、一舉成功,甚至有這麼多患者病急亂投醫,成了他們行醫問藥的“成功”范例?馬悅凌以泥鰍治漸凍人,賣固元膏賺數億,足見“國學養生成本之低,江湖行騙之容易”,這值得全社會認真反思。

  方小晶:這些所謂的養生專家,都有個共通之處,他們都有一套“獨特”的“原創”理論,這些理論又往往有傳統文化的“支撐”,因而充滿了神秘感和說明力。當然光有理論是不夠的,重要的還是實踐,這時候,“綠豆”、“泥鰍”之類的就上場了,而且這些普通的並非稀罕的食物,一經他們的闡述就充滿了魔力,再配上一點與眾不同的食用方法,就成了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

  但是,光靠這些,還不足以讓他們成為“專家”。他們的專家之路,和傳銷差不多,都是通過包裝、鼓吹(或者說是盅惑),一級級地放大商品或理論的“價值”,專家於是煉成了!這樣的專家,注定是個肥皂泡,輕輕一戳就會破滅,但是他們“享受”的是過程,結果如何可以預料,隻要在此之前,能蒙幾個算幾個,能騙多少是多少,過程越長,“專家”得利也越多——反正那麼多成功的例子擺在面前,無論張悟本還是李一,吃進的不義之財吐出來的又有多少呢?吃了毒奶粉的患兒家庭,好歹還有個賠償基金聊以安慰,吃了綠豆和泥鰍的患者,又有幾個去追他們的責,或者說,又有什麼部門去替他們追責呢?而那些在“專家”成名之路上充當過吹鼓手的人或單位,例如幫他們出書的出版社,給他們做宣傳的電台、電視台、報刊,以及網站,更可以置之事外,連個道歉也不會有。

  社會在重復這樣的循環,強有力的制約之手至今仍未出現。所以“專家”總是會無窮無盡地出現,而培育“專家”的土壤肥沃依舊。

  高路:民間“神醫”紅火何嘗不是看病難、看病貴的一個副產品。如果綠豆、泥鰍能解決問題,誰還會到醫院費那麼大的代價看病﹔即使明知道這樣的方法不靠譜,還是會有人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找“神醫”一治,畢竟,綠豆、泥鰍是不會把一個家庭吃成赤貧的,而醫院會!門檻日漸抬高的醫院把多少人擋在了門外,絕望之下,“神醫”難找,江湖郎中總歸遍地都是。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