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食品安全為何是永恆話題--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解放日報:食品安全為何是永恆話題

王加豐

2011年06月28日09:33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不管一個國家如何先進,它都永遠面臨食品安全問題。以重罰為核心的越來越嚴格的監管措施,及越來越經常的食品安全教育和相關的道德倫理教育,是當前加強食品安全的基本方法。

  ●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故事早已成為歷史,但與正常的流動相伴的是“不正常”的流動,即病毒、病菌、害虫的流動。隨著全球化的加速,這個問題會日益加劇,監管的任務會越來越繁重。

  以前我曾經想過,食品安全問題是工業化過程中的一種特有現象。但現在看來,這是不對的,它是現代社會的一個永恆的話題。不管這個國家如何先進、如何現代化或后現代化,它都永遠面臨食品安全問題。

  西歐歷史上也曾出現過嚴重的食品安全問題。比如, 1820年生活在倫敦的德裔化學家弗雷德裡克·阿庫姆在 《論食品摻假和廚房毒物》的書中就有這樣一段話: “我們吃的泡菜是用銅染綠的﹔我們吃的醋是用硫酸勾兌的﹔我們吃的奶酪是在壞了的牛奶裡摻入木粉或木薯粉制成的﹔我們吃的糖果是將糖、澱粉和黏土混合在一起,再用銅和鉛染色的……” 再如,美國作家辛克萊在其1906年出版的 《叢林》一書中曾作如是描寫: “仲夏的毒辣太陽照在這塊可憎之地,上萬頭牛發著惡臭,蒸騰出傳染病菌,工廠裡血流成河,整車的鮮肉和刷牆的大桶、煮肥皂的大鍋和裝肥料的大罐放在一起,那惡臭就像是地獄。”

  以上兩件事發生后100多年甚至將近200年過去了,但西方發達國家的食品安全問題依然十分嚴峻。僅僅最近十多年間,重大的食品安全問題就不斷發生。如1999年的二惡英事件,同年,比利時、盧森堡、荷蘭、法國數百名兒童喝受污染的可口可樂事件。 2000年初,法國衛生部門在本國生產的食品中發現李斯特杆菌,該事件涉及法國19個省,至少有9人因此死亡。 2001年9月,英國和愛爾蘭等國相繼爆發口蹄疫。 2006年,一家世界著名巧克力食品企業的清潔設備污水污染了巧克力,致使42人中毒。當前德國的毒黃瓜、毒豆芽事件似乎 “方興未艾”,已有20多人因此死亡,但連病毒的源頭都尚未查清。這些事件都說明,食品安全在現代社會是一個永恆的話題,一刻也馬虎不得。

  廣義上講,前工業社會也有食品安全問題。比如《水滸傳》中就多次寫到蒙汗藥的問題,明清以來的戲劇 (比如 《楊乃武與小白菜》)不時會寫到砒霜殺人,還有古代軍隊缺糧時誤食有毒野菜或有毒山水等。不過,嚴格意義上的食品安全問題應該是市場經濟開始發展以來的產物。它主要出於兩個原因:一個是商家的貪婪,為了贏利故意出售有毒的或腐爛的食品﹔另一個是商家不知道食品已經含毒,造成大量人群誤食。從西方國家的發展歷史看,在市場經濟建立的過程中,前一個原因特別突出,后一個原因晚近才變得重要起來。不過,這兩個原因永遠在起作用,因為市場經濟下資本追逐的是利潤,所以隻要相應的監管未跟上,總會有商家制造和出售明知有問題的食品。

  但監管其實不是一個容易的問題。因為監管條例是以已經出現的問題為基礎來制訂的,而由於科學和技術發展的無限性造成了許多從未出現過的新情況,不良商家則利用這些成果的無限性,使得所有的監管措施都隻能是相對的。即使像德國這樣一個已經完全現代化的或早已進入后現代的國家,照理對食品安全問題應該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辦法,但這次 “毒黃瓜”或 “毒豆芽”事件中,卻暴露出諸多問題。國內也有人批評它監管制度的落后,說它 “醫療衛生事務由各州分而治之,各個機構之間信息交流效率低,缺乏一個中央機構收集和發布權威信息,這樣的體系造成疫情應急反應不力。” 當然,強調監管的困難,目的是要更加重視、研究監管問題及追蹤其效果,這樣才能盡可能地減少食品害人事件。

  以重罰為核心的越來越嚴格的監管措施,及越來越經常的食品安全教育和相關的道德倫理教育,是當前加強食品安全的基本方法。現代化和全球化給人們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故事早已成為歷史。僅從這一點看,中國當代所有吃得起荔枝的北方人都已過上了帝王或妃子的

  生活,甚至遠遠超過了他們,因為現在我們不僅可以吃到嶺南的荔枝,還可吃到來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水果。但人類也為這種便利和享受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因為病菌和病毒也隨著產品或原材料的傳播而迅速傳播。也就是說,與正常的流動相伴的是 “不正常”的流動,即病毒、病菌、害虫的流動。現代化的各個方面似乎都存在這個問題。隨著全球化的加速,這個問題會日益加劇,監管的任務會越來越繁重。但除了越來越嚴厲的監管措施,人類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我覺得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像英國經濟學家舒馬赫那樣來考慮問題。

  舒馬赫在1973年曾寫了一本 《小的是美好的》書,其基本內容是:西方人引以為傲的生產特點,不外乎個人追求利潤及科技進步,人由此而日益專業化了﹔但同時也造成環境的污染、非人性的工作環境、資源的極大消耗。他認為這不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發展觀點,如果以人為中心來組織生產,那麼我們應該發展更多的中間技術,小巧的工作單元,建立更多善於使用當地人力與資源的地區性工作場所。如果把他這裡的觀點與食品安全問題聯系起來看,我覺得從以人為中心的食品生產觀念出發,可以提出以下兩個問題:

  其一,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在各種食品中使用那麼多的添加劑或採用過度加工的手段?我們常常聽到“百分之零點幾是安全的”之類的專家意見,但我們每天吃的不是一種食品,而是很多種,有時把各種“百分之零點幾”加起來可能不是一個小數目。

  其二,一些非常普通的食品或食品添加劑為什麼要不遠萬裡運來運去?當然,有人會說這是市場經濟。但人類是否要把所有一切都交給市場經濟?我們現在知道,教育或某些文化活動是不能交給市場經濟支配的,實際上發達國家嚴厲的非關稅貿易壁壘或幾乎難以接受的食品檢驗標准本身就是一種限制貿易的手段,我們有必要多多學習這些做法。如果按照上述舒馬赫的看法,某些產品,特別是食品的地方生產和地方消費應該在我們的生活中佔有更多的位置。

  (作者為浙江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