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日報:乳品新國標爭議不斷,政策制定需要充分的利益博弈--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長江日報:乳品新國標爭議不斷,政策制定需要充分的利益博弈

肖擎

2011年06月23日11:27    來源:《長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關於當前乳品安全國家標准,業內人士針鋒相對。廣州市奶業協會會長王丁棉認為,中國乳品標准創全球最差標准,標准制定被大企業所左右﹔內蒙古奶協秘書長那達木德則認為,當前我國乳業還處於初級階段,制定乳品標准要從客觀實際出發。近日,《人民日報》對兩方觀點作了充分展示。

  乳品新國標涉及很多方面,不是所有指標都降低了標准,一些指標提高了標准,在公眾最為關注的嬰幼兒配方食品方面,標准更加嚴格。但“生乳安全標准”中的蛋白質含量、菌落總數等兩個細分指標不僅低於國際標准,而且低於1986年的國標,此前,輿論曾認為,“一夜退回25年前”,此次引起爭論的主要也是這兩個指標。

  按照一些專家的說法,如果這兩個指標提高標准,七成奶農將殺牛,國情決定了標准隻能這樣。業內人士從專業角度提出反對意見,對消費者來說,未必需要有專業知識,降低標准,他們可能出於本能地不信任這樣的標准,而去選擇高標准高品質的牛奶。

  改變國家標准,我們相信有基本審慎和負責的態度,然而,關鍵指標引起行業和社會的質疑,應有反思。首當其沖的是,標准是如何制定的?

  衛生部在公布新國標后,曾有一個說明。這個說明裡提到,從2008年底開始,衛生部會同相關部門和組織組建了乳品安全標准工作協調小組和專家組,在標准制定過程中,按照公開透明原則,廣泛聽取各方意見,鼓勵各領域專家參加工作組、起草組以及專家組的會議討論。這就是說,制定新國標有程序,但客觀而言,制定的過程中哪些人表達了意見,聽取了什麼意見,標准制定參考了什麼意見,並不清晰。

  國家標准的變化,意味著巨大的利益調整,必然有各種利益博弈。在乳品領域,原料供應商、生產商、銷售商、消費者、監管者,就是利益相關者,他們的意見肯定不一樣。現在我們看到奶農的利益得到主張,大型乳企因為沉默,生產商的利益其實也得到主張,但“國標淪為行業企業標准”的質疑聲,郁結了一定的民眾情緒。

  在解釋說明中,我們看到“突出安全性要求”,“突出與人體健康密切相關的限量規定”的明確理念,但社會反應與解釋說明並不一致。人們或者說消費者們傾向於認為,新國標在一些方面沒有以高標准倒逼各個環節共同提高乳品質量,沒有充分體現進步性。

  衛生部曾表示,繼公布乳品安全國家標准后,將組織開展跟蹤評估,參照國際標准,在廣泛聽取意見的基礎上不斷修訂完善乳品安全國家標准。這就是說,這個標准還不是鐵板釘釘,如有不足,要調整完善。現在,各種不同的聲音已經出來了,要不要調整完善,需要認真對待。

  中國的乳業乃至食品安全曾付出巨大代價,如果改變相關標准被視為規范市場、保障安全的重要手段,標准應有更高的可信度,自己覺得可信不算,民眾認可才算。任何重大政策的作出,也是如此,關門造車不行,對利益表達有所選擇、有所偏置也不行,讓各種聲音充分呈現,讓各種利益充分表達,盡可能把政策制定得完善一些,任何時候都沒有例外。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