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專項整治”其實是“每日功課”--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廣州日報:“專項整治”其實是“每日功課”

薛世君

2011年06月21日11:10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隨著五部門聯合清理道路不合理收費,各地公路亂象次第曝光:有遠在千裡之外的——先是不少專家學者呼吁首都機場高速等縮短收費時限﹔然后網友爆出南京機場高速收費超標逾50%﹔再就是濟南高速公路設立了10元的收費“起步價”……也有近在眼前的——廣深高速虎門至長安段全長僅9.4公裡,實際折合路費應為5.64元,居然收費10元﹔廣清高速連接線長度不到6公裡,收費卻貴過高速路。日前,廣東也開展了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工作。

  端詳一下這些讓人目不暇接的收費公路,其不合理不外乎“超標”和“超期”。“超標”者,如南京機場高速,有車主親身測算其每公裡收費0.69元,而其收費標准為每公裡0.45元,超標逾50%﹔廣深高速虎門至長安段,應收5.64元,實收10元。“超期”者,如首都機場高速,收費3年多后轉為上市公司,又重新核定了30年收費期﹔再如京石高速,本來最多收費15年,變成經營性公路后,實際收費期就成了42年。

  收費公路“超標”、“超期”,自然與地方利益休戚相關,很多收費路橋均成為地方的“印鈔機”和“提款機”。而要破解高速公路收費不合理的困局,就需要地方政府讓利、還原公路的公益性,這是一個體制問題,乃至是一個理念問題,單靠幾個部門一時的“聯合清理”,以及各地的“專項清理”,似乎有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味道。這種突擊式的清理,恐難以抑制各地長期養成的謀利欲望,即便一時奏效了,待風頭一過,也多半會卷土重來。

  不管是收費“超標”還是“超期”,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如京石高速從1987年起就開始收費了。這些收費露出“不合理”的端倪,也不是最近的事情了,很多高速公路“轉性”的時候,大多都重新核定了一個明顯“超標”的收費期限,那時的常態監管,如能及時給予提醒或者制止,也不至於“不合理”那麼長一段時間,“攢”到現在才被“集中”清理,況且,清理能否奏效還難說。

  其實,所謂的“聯合清理”、“專項整治”,往往都是日常管理的題中之意,是每日必做的功課內容。鑒於高速公路此前每天都在進行不合理收費,“清理”、“整治”也就應該相應的常態化,何時何地存在“不合理”,就應該隨時隨地糾正,隨時隨地“清理整治”。綜觀各地收費公路的不合理之處,均堂而皇之地長期存在。比如,首都機場高速的收費問題,北京市政協委員曾建議取消收費,多名律師也曾將此事訴諸公堂,審計署的審計報告也將其收費定性為“不合理”,可直到五部委“聯合清理”之前,人家仍然自行其是。此前的種種“不合理”,難道就是為了玉成這一次的聯合清理、專項整治?

  日常種種,多有落入這一窠臼的現象。比如食品監管,“三聚氰胺”吃壞孩子了,才有了“乳業大清洗”,“瘦肉精”成公共事件了,這才“集中整治”。某些部門似乎陷入了一種路徑依賴——清理必“專項”,整治必“集中”,日常鬆懈不算過,專項集中才是功。殊不知,鬆懈了日常工作,即便來一次“運動式”監管,待風平浪靜,一切又會再次回到從前,專項整治之功灰飛煙滅。
(責任編輯:王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