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日報:瓜分限價房,這是百姓的公仆嗎?--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大連日報:瓜分限價房,這是百姓的公仆嗎?

王石川

2011年06月17日08:44    來源:《大連日報》     手機看新聞

  浙江蒼南縣龍港限價商品房850套住房九成被分給機關干部,已經演變為舉國關注的公共事件,輿論嘩然,民怨鼎沸,就在人們期待相關部門迅速叫停這一荒誕行為,並懲處相關責任人之際,蒼南縣委書記黃壽龍出來回應稱,這是由蒼南縣的縣情決定的,鄉鎮干部條件艱苦,平均收入水平較低,應該讓他們先享受限價房。這番回應,既讓人愕然,更讓人失望。

  黃壽龍稱當地的鄉鎮干部條件艱苦、收入低。收入再低,能低過當地生活困難群眾?條件再艱苦,能艱苦過世代在當地生活的貧困老百姓?限價房適用的對象是,那些既不屬於低收入住房保障范圍又買不起普通商品房的中等收入住房困難家庭。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官員都沒有權力也沒有理由捷足先得,大肆饕餮。在此次瓜分限價房中,享受限價房的可不都是鄉鎮干部,連縣機關官員也在享受之列。

  拿公務員收入低說事,黃壽龍不是第一個,此前,陝西眉縣分配經適房,將數百套經適房率先分給了當地官員,相關部門給出的理由同樣是“干部收入低”。這些人為何一再拿“干部收入低”說事?即便干部收入低,還有比干部收入低的群體,事實上,在蒼南縣,連規定優先照顧的無房戶、勞模、烈士家屬都分不到限價房,再拿干部收入低說事,是不是顯得有些輕佻和不負責任?在限價房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應該向最急需的老百姓傾斜,而不是官員優先,黨員干部不是一再宣稱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嗎?這些人為何一到享受時,就斯文掃盡、本相畢露?

  權力之所以一再瓜分保障房,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相關官員忘記了公共權力姓公、不能私用的原則,還忘記了公仆的准確定義,混淆或者顛覆了誰為公、誰為仆?二是在現在的制度設計下,官員主導保障房分配。試問,一個人既掌勺又分粥,在缺乏有效監督的情況下,就難免往自己碗裡多舀幾勺,或者先給自己舀。

  群眾已經過河了,一些官員還在摸石頭﹔群眾火眼金睛,看穿了一些把戲,一些官員仍在裝模作樣地假睡,或者還在那裡用“縣情”等勞什子騙群眾,這是愚頑還是狂妄?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說得很清楚,公平分配是保障性安居工程的“生命線”,堅決排除人為干擾,嚴肅查處以權謀私,做到過程和結果公開公平公正,使住房困難的中低收入家庭受益。隻要是以權謀私、分配不公,不管是縣情還是人之常情,任何解釋不能成為逃脫問責的理由。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