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透視吉林“優秀農民工”評選爭議的背后--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評:透視吉林“優秀農民工”評選爭議的背后

關言

2011年06月16日11:26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近日有媒體披露,吉林省優秀農民工評選公示名單裡30名候選人中廠長、經理就有11人,其余大部分也都是各個崗位的負責人,真正標有“工人”身份的隻有3人。報道一出,立刻引起輿論嘩然。透視吉林這場“優秀農民工”評選爭議風波,一些問題頗值得我們關注。

  第一個問題是,“農民工”的范圍該如何界定?按照國務院農民工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下發的《全國優秀農民工和農民工工作先進集體評選表彰工作方案》,參加評選優秀農民工的條件是:年滿18周歲,戶籍仍在農村,進城務工或在當地轉移就業,從事非農產業的勞動者。吉林省在對“優秀農民工”評選界定時,在“當地轉移就業”后面加了“有2年以上外出務工經歷”限定條件,也剔除了一些知名農民企業家,從操作層面上講,貌似並不違規。但從結果來看,公眾對此卻並不買賬。

  這就牽涉出另一個問題,官方評選標准和結果如何符合公眾期待?盡管吉林方面一再強調這些廠長經理“所辦企業規模不大,工人數量不多”、“大多工作在一線”,評選“旨在激勵農民工奮發向上”的初衷,公眾依然疑竇叢生。之所以對優秀農民工評選公示名單不滿意,原因就是候選人看上去“廠長經理”多,真正“工人”少,公眾擔心評選不透明、不公正,陷入權力通吃、財富通吃的痼疾,有損社會公平正義的底線。因此,與其說公眾對候選人名單表示不滿,倒不如說是對社會不公現象的表露與宣泄。這種表露與宣泄有時是基於法與情的理性表達,有時也難免摻雜一些單純過激的情緒化表達。

  第三個問題,縱觀這場評選風波,媒體報道在大眾傳播和大眾表達中起了重要作用。我們看到,該事件中起初報道偏向強調候選人中廠長經理與工人的數量,“11名廠長經理,僅3名工人”這種強烈反差自然容易引爆輿論。簡單的帶“長”候選價值判斷、各地傳媒的報道與評論蜂擁跟進、官方回應的滯后與不充分,一場評選活動就這樣成為了一個全國關注的公共事件。拋開評選制度自身不完善的一面,如果能夠把候選人、當選者的基本信息、先進事跡都公諸於眾,誤解應當容易消弭得多。有最新報道指出,候選人中有經理“自己從1992年開始外出務工,直到2008年返鄉后才逐漸創辦了公司”、有班長“畢業后在家務農三年,之后到鑄造公司基層當工人,4年后才成為班長”……倘若通過大眾傳媒充分公開這些候選人不凡的成長經歷,以過硬的先進事跡去打動、感染公眾,來展現農民工群體奮發向上、積極打拼的精神風貌,公眾面對這些帶“長”的候選人恐怕就不會如此糾結了吧。

  在一個人人都有“麥克風”的時代,公眾對公共事務的高度關注、監督甚至挑剔已然成為常態,這既是對自身生存、生活處境的發問,也是對社會發展、進步的敦促。就“優秀農民工”評選事件而言,科學合理地界定農民工范圍,尋找候選名單的典型性與公眾期待的平衡,與媒體、公眾保持有效互動溝通來踐行善政,自然成了公共部門當下化解輿論危機不容回避的問題。

相關新聞:

專題:吉林“優秀農民工”評選走樣?

人民日報:優秀農民工評選為何變味?
(責任編輯:齊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