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我們無權替的哥作主--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錢江晚報:我們無權替的哥作主

高路

2011年06月16日10:24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廣州醞釀已久的出租車調價提上日程。14日,廣州市物價局召開新聞發布會,暫定於7月中旬召開聽証會,主題是取消燃油附加、建立出租車運價與燃料價格聯動機制。廣州市物價局副局長張奇德表示,目前幾套方案中都明確取消燃油附加,而起步價則肯定會漲。聽証會將邀請22名正式代表和6名旁聽代表參加,然而記者卻發現,代表中並未包括“的哥”。

  出租車調價,的哥是利益攸關方,的哥代表缺席聽証會,一種可能是的哥無利益訴求、無話可說,可記者的採訪表明的哥想說的話其實很多﹔另一種可能是也許有關方面覺得的哥的聲音無需聽到,或者是覺得的哥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所以有沒有都一樣。

  這種推測很符合的哥的社會地位。在出租車行業的利益鏈中,佔支配地位的是政府管理部門和各大小出租車企業,它們一個手握發牌照的權力,一個壟斷了出租車運營。而的哥呢,只是個產業工人的角色。而恰恰是有關方面認為最不重要的人,直接承受著高油價的痛苦,忍受著不合理“份子錢”的盤剝,在城市的邊緣地帶艱難求生。付出最多,回報最少,最后連說話的權力都被剝奪了。

  冷幽默總是以讓人匪夷所思的面貌出現,比如優秀農民工評選的候選人中,真正的工人鳳毛麟角,是不是真正的工人不重要,是不是一線也不重要,就像這次物價局所說、運營商也可以是的哥代表一樣。出租車企業能代表的哥嗎?不妨聽聽的哥自己是怎麼說的,一些的哥說,出租車協會“不怎麼管我們”﹔一些人直言“出租車協會又不是我們工友選出來的,怎麼能代表我們?”

  在高油價和高“份子錢”雙重擠壓下艱難生存的出租車行業,要說清楚的可不隻油的事。出租車企業代表的是自己的“份子錢”,沒有的哥的聽証會掩蓋了這部分問題的實質。一個月將近1萬元的“份子錢”,在填滿出租車企業的胃口后,最終轉化成了虛高的牌照門檻,以競標的方式回歸到政府手中。為什麼屢次油價大漲,出租車企業的利潤巋然不動?要理順出租車行業價格,可不是漲漲價那麼簡單。這些東西都值得在聽証會上好好說道說道,要不然漲價的理由是不充分的。

  我們有什麼權力替的哥安排一切,正像我們無權總是拿消費者和的哥當最終的犧牲品一樣。為的士漲價開的聽証會沒有的哥代表,這樣的黑色幽默裡讀到的是權力的傲慢和對權利的蔑視。有些聲音並不是一定要到場才能傳得出去,但你不能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當然有個的哥代表也不能代表的哥的聲音就有人聽了,但至少這是一種姿態,或者說這是對的哥權利的尊重。很多時候,沒人聽的哥的聲音,的哥隻有自己發聲,在一些城市,的哥用腳投票選擇離開,流動率已經到了驚人的地步﹔而一些逃無可逃、處境艱難的的哥隻好抱團取暖,以別樣的方式對待不公正的待遇。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