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華時報:讓公路姓“公”要過三大難關--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京華時報:讓公路姓“公”要過三大難關

徐立凡

2011年06月16日09:37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無論從民生還是經濟角度出發,不合理甚至違法的公路收費都非動不可。而讓專項治理治到點子上,需要多方面的協作。

  交通運輸部、國家發改委等五部門日前下發通知,6月20日至明年5月31日,將開展收費公路違規及不合理收費專項清理,已還清建設貸款的政府還貸收費公路要立即停止收費﹔收費期滿的公路收費項目堅決撤銷。其間,暫停審批收費公路資產上市融資和境外企業收購國有收費公路資產,禁止新增經營性普通公路。

  從行政收費項目叫停到資本市場和並購市場凍結,五部門專項整治范圍之大、力度之強前所未有。這表明,在通脹形勢依然嚴峻的情況下,讓長期存在於物流環節的價格混亂格外凸現了出來,由此產生的對於經濟發展的阻滯和民眾生活成本的助推,已經引起高度重視。治理公路亂收費,就是治理物流環節,治理物流環節,就是管理通脹預期。因此,治理是流於形式還是確有斬獲,不僅事關公路亂象能否得到抑制,還事關治理通脹這一頭號宏觀調控目標能否達成,可謂干系重大。

  正因為干系重大,所以不免擔心:此次整治,是否重蹈覆轍。治理公路亂象非從今日始,然而此前的多次局部治理,總的來看成效極其有限。不僅民眾從日常經驗中,獲得了公路不姓“公”而姓“錢”的印象,在一些佔有公路收益權的得利者眼中,留下買路錢也是天經地義。要麼不履行告知義務,要麼對監督質疑者語若刀霜。膽氣之壯,令人嘆為觀止。究其原因,不少地方和單位,將公路視為了財政內和財政外收入的來源主體,已然形成了牢固的利益格局。僅根據2008年審計署公布的18個省市收費公路審計結果,就可知利益格局有多麼龐大:北京等12個省(市)35條經營性公路,由於批准收費期限過長,獲取的通行費收入高出投資成本數倍乃至10倍以上,成為“高價公路”。在這種情況下動其奶酪,難度可想而知。

  但無論從民生還是經濟角度出發,不合理甚至違法的公路收費都非動不可。而讓專項治理治到點子上,需要多方面的協作。其一是要作好法治准備。在公路大規模建設初始化時期,為了加快建設引入了多元化的投資主體,形成了多方面的收益人。如果誰是收益人不清楚,那麼治理難免受到“保護投資環境”“不能違反合同約定”等名目的變相阻撓。這一難點需要法律解答。其二是要有對接機制。在此前的“收費還貸,滾動發展”模式中,確實形成了以路養活其他公共服務的格局,如果沒有對接機制,停止收費后其他公共產品也隨之停止生產,代價太大。其三是要取得地方政府配合。毋庸諱言,在一些地方看來,公路收費已經成為長期的融資平台。治理意味著政府收入的減少。如果沒有紀律約束,難免遭遇地方的軟抵抗。

  收費公路成無限融資平台不僅傷害公共性,而且降低民生水准。因此糾偏具有當然的正當性。現在需要的,是將專項治理逐步引入法治規范的主導中,避免運動式傾向。

  相關報道見昨天A06版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