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報:“記者黑名單”能否換來食品安全--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西安晚報:“記者黑名單”能否換來食品安全

2011年06月15日11:13    來源:西安晚報     手機看新聞

  陳方:“記者黑名單”能換來食品安全麼?

  在日前舉辦的“科學認識食品添加劑”座談會上,衛生部新聞宣傳中心主任毛群安表示,正在打造一個健康的媒體報道平台,對極個別的媒體記者建立黑名單,以此打擊他們有意誤導人民,傳播一些錯誤的信息的勢頭。毛群安稱有關食品安全的報道產生的影響是巨大的,給國家的食品工業發展造成負面影響。

  對媒體記者建黑名單,這樣的舉措又將衛生部置於輿論質疑中。其實,“黑名單”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誤導公眾傳播錯誤信息”。至於媒體為何會“傳播錯誤的食品安全信息誤導公眾”,在衛生部官員的認識裡,“大多數問題出在了溝通不充分,並非有意傳播錯誤知識,但有個別媒體就是有意的,就是為了新聞性。這和當前整個媒體環境有關系。”

  先不論衛生部官員的分析是否准確,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媒體在食品安全的報道方面確實誤導過公眾。比如2007年3月媒體報道“毒香蕉”事件時,使用了“蕉癌”、“滅絕”、“致命”等詞語,給民眾帶來恐慌,南方各地的香蕉紛紛滯銷。受“毒香蕉”報道的沖擊,海南蕉農每天損失1700多萬元。而事實上,所謂“毒香蕉”只是一種由植物病原真菌侵染引起的病害,學界稱“巴拿馬病”,對人類有致癌作用的報道沒有任何科學依據。

  食品安全不僅事關民眾切身健康,而且關乎產品市場走向,所以媒體在報道時必須科學客觀,必須把握好分寸,盡量避免出現“誤導公眾”的情況發生。但是,“擬對個別誤導公眾的媒體記者建黑名單”的做法是不合適的。媒體不僅僅是食品安全信息披露的承擔者,更應該是食品衛生安全的監督者、批評者。盡管有媒體由於各種原因在報道食品安全問題時誤導了公眾,但必須看到,誤導公眾的“誘因”是因為食品安全監管方面出了問題。

  建黑名單,於打造“健康的媒體報道平台”並無多大好處。在食品衛生安全報道方面,如果媒體報道的信息不夠准確,政府部門出來辟謠澄清就好。現在的問題是,民眾若是堅定地相信相關部門的辟謠,不實報道哪裡還有市場呢?何況,衛生部官員也承認,誤導公眾的信息出現,也與衛生部和媒體溝通不夠大有關系。

  既然如此,打造健康的媒體報道平台,一方面要努力錘煉自身權威性和公信力,另一方面要加強與媒體溝通,及時披露真實信息,在這樣的良性互動中才能為民眾健康利益保駕護航。良性互動,比“建黑名單”有效很多。

  李記:更應建立“違規企業黑名單”

  從報道中可知,毛群安透露的信息是,相關部門“正在打造一個健康的媒體報道平台”,將要建立“記者黑名單”——好在目前為止,這只是一個設想。但簡單分析不難發現,建立“記者黑名單”之說,不像是在開玩笑。這份“記者黑名單”一旦建立,那隻能會是這種結局:一不小心進入“黑名單”的記者,要麼改行,要麼轉做別的層面的新聞報道。

  對虛假報道、記者敲詐勒索,從宣傳主管部門到相關司法部門,都有一套制度和機制去管理和約束。比如2009年4月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關於採取切實措施制止虛假報道的通知》就規定:對經查實採寫虛假、失實報道的記者,要給予警告,並列入不良從業記錄名單,情節嚴重的要吊銷其新聞記者証,五年內不得從事新聞採編工作,情節特別嚴重的,終身不得從事新聞採編工作。也就是說,隻要是如實報道,即便是針對食品安全事件,記者和媒體應該遵循的,也隻能是新聞本身固有的規律:公布真相、反映事實、發出質疑、進行追問,如此等等。

  況且,如何制定記者撰寫的新聞“誤導公眾”的標准?出現了哪種情況進入“黑名單”?公眾期望從記者的新聞中獲知有價值的信息,記者需要調查追問真相。但經驗告訴我們,在事件尚未徹底澄清之前,記者的報道隻能有限地接近真相。如果“接近真相”便被判為“誤導公眾”,那麼,寫食品安全的記者們,恐怕會人人自危﹔如果別的部門也建立“記者黑名單”,媒體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食品安全“風聲鶴唳”,要麼是企業出現了問題﹔要麼是監管出現了問題。是企業的問題,就應該嚴懲不貸,比如建立企業責任“黑名單”,對違規違法企業進行懲戒﹔是監管的問題,就應該對失職瀆職的工作人員問責,存在漏洞的制度機制及時彌補。如果建立“記者黑名單”,隻能稱之為頭痛醫腳、舍本逐末。

  廖保平:衛生部有權建“記者黑名單”嗎

  個別媒體在食品安全報道方面確實存在傳播錯誤信息等問題,就像該發言人所說,“很多媒體將食品添加劑就等同於非法的食品添加物”。但因此說是媒體主觀上“有意誤導”,讓人難以苟同。

  一個媒體經常做虛假報道,傳播錯誤信息,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是自砸飯碗。媒體記者確實應該自律,抵制虛假報道。如果有記者做了虛假報道,自會受到新聞主管部門的處理,無須勞衛生部的大駕,建立什麼黑名單。

  而且,衛生部也無權給記者建黑名單。衛生部既非新聞媒體的法定主管部門,也不是對記者作為消費者進行某種權利授予的組織,也非對媒體監督具有高度公信力的第三方組織。相反,作為有擬定衛生工作法律、法規和方針政策,以及制訂技術規范和衛生標准並監督實施等重要職責的行政部門,面對新聞媒體這一社會公器時,有義務接受記者採訪,理由有二。

  首先,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規定,行政機關對以下政府信息應當主動公開:(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二)需要社會公眾廣泛知曉或者參與的﹔(三)反映本行政機關機構設置、職能、辦事程序等情況的﹔(四)其他依照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應當主動公開的。

  食品安全關系民眾的生命安全,涉及公民的切身利益,公眾需要從衛生部門獲得必要的食品安全信息,當媒體對衛生部門進行採訪時,衛生部門沒有不接受採訪的理由。

  其次,輿論監督是民眾監督的一部分。新聞出版總署新修訂的《新聞記者証管理辦法》規定,記者的合法採訪活動受法律保護,“各級人民政府及其職能部門、工作人員應為合法的新聞採訪活動提供必要的便利和保障”,“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干擾、阻撓新聞機構及其新聞記者合法的採訪活動”。

  因此,衛生部自建記者黑名單,於法於理是說不過去的,也是難以服眾的。

  盛翔:治理食品安全為何拿記者開刀

  “不正確的知識信息傳播可能會演變為我國真正的食品安全問題”——對於始終關注食品安全的媒體記者而言,這實在是一頂很大的帽子。不能否認,確實有些記者缺少專業知識又不夠嚴謹,會在報道中出現一些紕漏﹔但是,其中有多少真正屬於“有意誤導人民”,以至於並無監管新聞媒體之權的衛生部都要為此建立黑名單,顯然言過其實。

  “沒有關注到真正造成食品安全事件的因素(微生物對食品的污染),而誤把食品添加劑當成我們國家食品安全事件中最重要的問題。”關於這一點指責,公眾恐怕會有不同的看法。放眼所見,“微生物對食品的污染”似乎還不是惡性食品安全事件的主要因素﹔恰恰相反,惡性食品安全事件大多離不開人為惡意以及監管失職。

  與媒體保持更好溝通,盡快澄清失誤報道,是有關部門一項重要工作,而不應該是站在權力的制高點,動不動就建黑名單就搞封殺——如果這樣就能減少食品安全事件的發生,媒體記者被列入黑名單倒也有必要,問題是,有這種可能嗎?

  治理食品安全反拿記者開刀,無權監管媒體卻要建立黑名單,說白了就是選擇性接受輿論監督。權力應該有寬容美德,寬容媒體報道的過失,並保持良好的溝通,同時以更大的問責力度嚴於律己,更好地履行保障食品安全的法定責任,這才是提高食品安全水平的正途所在。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