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像治醉駕那樣治理問題食品--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廣州日報:像治醉駕那樣治理問題食品

薛世君

2011年05月31日11:1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眼下兩樁社會痼疾治理結果之迥異,略加探析或可獲得不少啟示。

  從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實施算起,“醉駕入刑”已施行一個月,梳理眾多判例即可發現,各地公檢法部門均採用了“一律入刑”方式,已判案例中無一緩刑,如此嚴刑峻法,效果立竿見影——據公安部統計,實施前半月,全國查處的醉酒駕駛數量較去年同期下降35%,日均查處數量較去年全年日均查處數下降43%。“醉駕入刑”對醉駕行為起到了震懾作用。

  反觀食品安全領域,有毒食品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卻也未能阻其繼續“上躥下跳”,盡管相關部門三令五申,問題食品依然層出不窮,僅近期爆出的,就有瘦肉精豬肉、過期面包、染色饅頭、毒豆芽……近乎處於失控邊緣。這種判若霄壤的治理效果也就催生了一個問題:何不像治理醉駕那樣治理問題食品?

  “醉駕”之害眾所周知,以“醉駕入刑”重典治亂也是人心所向,那麼,動輒危及成千上萬消費者生命安全的有毒食品,其嚴峻程度比醉駕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個“三聚氰胺”事件,就有幾十萬嬰兒受害),更應該從嚴治理,從重處罰。“醉駕入刑”的一些經驗,可以為食品監管提供有益借鑒。

  “醉駕入刑”為什麼效果好?一是有共識,“醉駕”分分鐘危害路人生命安全,沉痛的教訓讓“醉駕入刑”獲得公眾大力支持。二是違法成本高,一旦醉駕,就是6個月拘役,是公務員還得開除公職。目前的判例中無一緩刑也足可體現其震懾力度。三是部門職責清晰,對於醉駕案件,先由公安部門負責偵查,偵查結束后由檢察部門審查起訴,最后由法院審理判決。

  以此對照食品監管,反差十分明顯。當然了,打擊有毒食品有著不能再“共”的共識,沒人不需要吃東西,這也是食品監管從重從嚴的民意基礎所在。但是,目前食品安全違法成本之低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部門職責不清導致的推諉扯皮也讓人大跌眼鏡。

  《食品安全法》中的“十倍賠償”和最高罰10萬元的標准,對於企業和商家來說,不過是毛毛雨,動輒產值過億的企業,哪會在乎這點賠償和罰款?如果對於問題食品廠家能像懲罰“醉駕”那樣,罰得它肉疼,一旦食品有毒,就刑拘企業法人、“集體訴訟”、處以天價“懲罰性賠償”、取締市場准入資格,黑心廠家還會如此肆無忌憚嗎?

  再說食品監管“九龍治水”痼疾,以“毒豆芽”為例,農業部門認為是生產加工環節的問題,該歸質監部門管,流通環節出了問題,該歸工商部門﹔質監和工商部門又認為豆芽是豆子發的,是農產品,應該歸農業部門。在沈陽“毒豆芽”事件中,涉及的工商、質監、農委等職能管理部門就都是一個說法——“不歸我管”。一會是“分段監管”,一會是“品種監管”,治理問題食品何時能像治理“醉駕”那樣“傳球”而不是“踢皮球”?

  問題食品也是社會公害,而“醉駕”的由亂而治則讓我們看到了食品監管“河清海晏”的曙光——在食品領域,不妨也來一次“醉駕入刑”吧。
(責任編輯:王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