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治“官員超編症”不能靠“溫補”--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廣州日報:治“官員超編症”不能靠“溫補”

薛世君

2011年04月07日10:1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此前媒體報道,常寧市衛生局超標配置20 人的領導班子——1個局長,9個副局長,2個黨委副書記,1個紀委書記,5個黨委委員,1個總會計師,1個武裝部長。該市組織部長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看到媒體的報道“也吃了一驚”,並“立即組織調查”,而且該市市委市政府也對此事“非常重視”,開會研究決定免去其中6人的職務。

  被免職的6位領導再塞往什麼其他單位,那是后話了,既然超標配置領導的事情露餡了,市裡面照例是要“重視”一下的,哪怕平時對這種事情有多麼視而不見。倒是組織部長看到媒體報道后“吃了一驚”的表現,足以讓人“大吃一驚”。作為干部管理部門,衛生局存在一個20人的“豪華”領導班子,組織部門不可能不知道,何以廣大公眾都已經對“官員超編”現象“審美疲勞”、不驚不奇了,官員還在故作“吃驚”呢?言下之意,無非是不知情、不負責。

  這種“睜眼瞎”行為直接導致了各地“官員超標”現象層出不窮——據媒體報道,河南省鄲城縣公安局曾有領導班子成員16人,縣政府辦公室僅副主任就有9人﹔遼寧鐵嶺市一度有9個副市長、20個副秘書長﹔河南新鄉市也一度有11個副市長、16個副秘書長﹔僅有37萬人的國家級貧困縣安徽省霍山縣政府也曾配有11名副縣長……某縣一家縣直單位有領導班子成員眾多,竟發生開會時主席台坐不下的尷尬事件,“傳染”范圍之廣、染病程度之深,顯而易見。

  一邊是中央多次部署“減副”,政策卻遭遇執行不力,一邊是“官員超標”沖動高漲,領導扎堆。這不僅極大增加了行政成本,浪費公共資源,且由於領導過多,互相推諉扯皮,導致行政效率低下等弊端叢生,可謂百害而無一益。對此,英國歷史學家帕金森曾以“帕金森定律”深刻闡釋了“官員膨脹”的秘密——領導的工作分擔途徑有三:把位子讓給水平比自己高的人、讓一位能干之人協助自己或者用兩個水平比自己低的人當助手,前兩者,一個斷不可為,一個“引狼入室”,隻有第三條方能高枕無憂。於是,以此層層類推,一個不斷臃腫的領導體系就此鑄成,人浮於事、相互扯皮、效率低下的“官場傳染病”也就此染上。

  這也就難怪不少地方從市到縣、縣到鄉,“領導超標”屢禁不止。“減副”屢屢陷入“精簡、膨脹、再精簡、再膨脹”的怪圈。某地小學一個72人的班,37位班干部仍嫌不夠,遂增設“班長助理”若干,“官場傳染病”傳染至此,讓人夫復何言。

  其實,2009年中組部、中央編辦曾聯合下發《關於規范地方政府助理和副秘書長配備問題的通知》,要求各地“減副”,此后也曾要求將“減副”納入“三定(定員、定編、定崗)”規定,可反觀各地層出不窮的“官員超標”現象,“減副”效果可想而知。像常寧市衛生局這樣,媒體報道之后市裡面才“重視”,遑論將“減副”常態化了。

  要醫治“官場傳染病”,至少需要兩步走——崗位法定化,依法定編定崗,阻其“官員膨脹”﹔信息公開化,訴諸社會監督,防其陽奉陰違。在唐代,已有官員定編之法,且為刑法。膽敢超編,刑罰伺候,超編一人,杖一百﹔超編十人,判刑兩年。而今我們是依行政法,發現超編了或像常寧市這樣僅是“免職”一下,或者是通報批評警告一下而已,如此“溫補”,焉能療治泛濫的“官場傳染病”?
(責任編輯:王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