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房價為何成“地雷”?--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房價為何成“地雷”?

2011年02月09日16:07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一個人的戰斗”能否代表國家形象?

  背景:農民張正祥被稱為滇池衛士,30年間他把心血都花在保護滇池上,為此傾家蕩產並欠外債20多萬元,兩任妻子離開。因為環保行動斷他人財路,他的兒子被嚇成精神病,他多次被人所傷,致使右手殘疾、右眼失明。由此,他入選了在美國播出的中國國家形象片。

  東方早報發表王軍榮的文章:滇池不是一個人的滇池,保護環境,人人有責,事實上卻隻有張正祥一個人在堅守。雖然他的堅守有些作用——滇池自然風景區內33個採礦、採石場和所有採砂、取土點全部被封停,喧囂了多年的滇池周圍終於消停下來,但滇池遭遇的環境災難也是深重的。保護環境,公民有責任,但我們卻無法面對一個公民為了保護滇池要承受如此巨大代價的慘痛現實。保護滇池環境的最大責任者是政府相關部門,然而,我們卻看不到它們的多少正面作為。事實是:30年間,究竟寫了多少封舉報信,張正祥記不清了﹔他曾先后多次到北京,到國家信訪局、環保部、住建部等處排幾個小時隊反映情況,但滇池周圍的開採在一段時間內依然如火如荼。這成了張正祥最大的心頭傷,又何嘗不是我們的心頭傷?與保護環境相對的是破壞環境,其背后是利益的支撐。保護環境,就是在斷一些既得利益者的財路,自然要遭遇報復。“滇池衛士”說得很悲壯:“誰破壞滇池就和誰拼命。”在法制健全的今天,在保護環境成為共識的當下,不知如此“豪言壯語”有沒有羞煞法律,羞愧職能部門?入選國家形象片,是有關方面對張正祥行為的肯定。可他畢竟已經是一位老人了,即便馬不停蹄,又能堅持多久?靠一個犧牲家庭幸福,犧牲個人利益的“滇池衛士”來保衛滇池的環境,這本身就是令人深感沉重的悖論,所映射出的是一種不堪的現狀。

  小蔣隨想:“一個人去戰斗”的無畏與榮譽隻屬於這個人自己,這同時反襯出群體性的懦弱與失職。農民張正祥入選中國國家形象片,對其個人而言當之無愧,但對社會卻是一種尷尬,甚至是羞愧。我們的傳統教育理念總是喜歡樹立典型,寄希望典型的事跡感染帶動更多人。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往往是典型顯得太孤獨、太悲壯、甚至曲高和寡,眾人雖有敬佩之心,卻未必有效仿之膽。或者說,國人素有“好人得好報”的情結,面對一些好人未必有好報,著實令許多人心頭一沉。受儒家中庸之道的影響,更多人可能寧願做平淡的凡人。再加上,不良社會問題背后往往牽扯特權腐敗、既得利益等強勢集團,無權無勢者的拼爭要麼是雞蛋碰石頭,要麼如石沉大海,這種悲哀不是僅憑英雄情結就能破解的。由此呈現出如下情景,一些宣傳歸宣傳,一些現實仍歸現實。對管理者而言,最該做的是解決問題背后的機制掣肘,打擊損害公共利益的權錢勾結,從法律與制度的高度維護社會的健康運轉。社會需要常態化、良性化的管理,而不是個別有識之士“孤軍奮戰”。

   房價為何成“地雷”?

  背景:中國社科院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的2011年《中國與世界經濟發展報告》指出,2011年房地產價格可能下降。在此前,中國社科院發布的2011年 《經濟藍皮書》也指出,2011年房價可能會略有下降。

  華商報發表韓福東的文章:張五常在這個問題上說得正確無比,經濟學家沒有預測的能力。那些以先知姿態出現的經濟學巫師們,是時候該休息了。早先有個易憲容博士,自己在北京購了幾套住房,卻一再呼吁大家不要著急買房,這個人的專業能力似乎破產很久了﹔還有一位謝國忠先生,對房市的看跌比易博士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會預言房價拐點的更具體時間,雖然似乎從未應驗,但他的專業能力一直很受肯定。這就是中國經濟學界的現狀,所謂專業能力的鑒定也是一個相當令人訝異的過程。之所以說,經濟學家沒有宏觀經濟的精准預測能力,是因為牽涉的變量太多,而這些變量的不確定性可以使結果呈現完全相反的面貌,對這些變量的分析,遠遠超出這些經濟學家的能力,即便用最復雜的模型都難免挂一漏萬,更何況很多經濟學家在做預測時僅憑想當然而已。這樣說,並非否認任何的經濟學宏觀分析,它所反對的僅僅是經濟學家故作的先知角色。具體到房價上,政府出台的決策,執行力度如何,民眾信心如何,投機者的應對方略如何……凡此種種,都會對供需市場構成影響,而政府面對市場反應時的后續政策如何,諸方博弈在全球化的今天顯然更為錯綜繁復,其間不可知的變量之多,是那些憑借尚在發展中的經濟學理論、自己有限的變量感知和書齋裡的邏輯推演,就可以鐵口銅牙斷定某個時間節點房間將跌將升,甚或出現拐點?這無疑是對“上帝”的一種僭越,也暴露出作為顯學的經濟學在過度膨脹過程中展現的對自身與世界的不自知。

  小蔣隨想:像任志強那樣鼓吹房價將繼續上漲,必然引來炮轟﹔預測房價將下跌,同樣可能招致嘲諷與不屑。房價漲跌似乎成了不可觸碰的地雷。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房價已包含太多房奴的苦澀、地產暴利的淫笑、賣地財政的頑梗、地產腐敗的魅影、以及政府保障房的不足與缺位。有人說,買不起房可以租房。問題是,房租價格同樣隨房價一起水漲船高,租不起房已成為越來越多城市新移民的苦惱。房價的漲跌是經濟問題,而房子本應屬於生活必需品范疇。生活必需品的價格變得高不可攀,才是問題的實質。許多人已不奢望擁有住房的產權,但希望通過自己的勞動獲得起碼的居住權,這種訴求很高嗎?對行政者而言,為低收入者提供基本的住房保障,才能減輕住房矛盾的尖銳性,才能使房價不再與人人相關。如果房價不與人人有關,其才能逐漸歸於理性,而不是成為被炒作的對象。

(責任編輯:王倩)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