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時評:我們為何認為自己比周圍人窮--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時評:我們為何認為自己比周圍人窮

金蒼

2011年02月08日00:09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新春佳節,合家團聚、走親訪友,四處其樂融融。有關幸福的話題,格外引人關注。就在春節之前,有調查報告顯示:約1/5受訪者認為自己比周圍人窮。之前,《人民日報》也曾刊文指出:弱勢心態正在社會中蔓延。

  普羅大眾,一般都會以內心的期待來判斷自己當前的狀態。不斷增加的GDP、頻繁更新的各種數據,甚至是消費主義時代琳琅滿目的商業廣告,都會促使我們為自己的未來勾畫出一幅幅美好圖景。然而,當現實照入夢想,卻難免變得沉重:一路攀升的房價、居高不下的藥價、脆弱的社會保障、沉重的就業壓力……現實遠不如自己預想的那樣美妙。於是,內心期待與現實焦灼的對撞中,很多人認為自己“窮”,選擇將自己歸入社會“中下層”。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種“相對貧困”。

  所謂相對貧困,是相對於“絕對貧困”而言的。拋開復雜的理論定義,絕對貧困就是沒有滿足衣、食、住等人類基本需要的最低條件,出現人們常說的“食不果腹、衣不遮體、住不避寒”的狀況。相對貧困,卻是在比較中得來。這樣的貧困感,並非源於“人心不足”的古訓或“人性本貪”的假設,而是與對富足的界定有關,必然是社會文化中的相對概念。

  相對貧困感,來自於社會隔離。曾引起極大討論的網帖“我奮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能從不同角度說明這個問題。“喝咖啡”成社會群體的“身份象征”,說明了社會不同群體之間的隔閡。以“坐在一起”為目標,同樣預示著“比上不足”的貧困感造成的困擾。而“18年”的漫長歷程,更說明了社會流動之不易、社會板結的傾向。

  “陌生人社會”中,群體之間的交往與交流不斷減少,群體之間有了或有或無的界限,強弱判然。這樣的隔離與疏離以及群體的固化,很容易使處於弱勢的群體產生因相對貧困而帶來的“相對剝奪感”。

  另一方面,相對貧困感也來自現實的社會壓力。正如廣為引用的“馬太效應”:強者愈強,而弱者愈弱,“贏者通吃”給了每個人太多的壓力。的確,資源可以帶來資源,財富可以帶來財富:投資回報率相同,本錢多10倍,收益也會多10倍。除此之外,轉型期的社會,也面臨著規則的缺失和重建。這一方面使得規則的制定為“贏者”所掌握——正如有的公務員能“合規”地分到保障房﹔另一方面,也讓規則之外“人際關系”等資源成為成功的關鍵——正如事業單位屢屢曝出的“招聘門”。面對這種“不合理”競爭,人們容易產生普遍的相對貧困感。

  實際上,這樣的社會壓力,本質上是因為對社會的參與感不夠,對自身的生存和發展缺少合理的預期。農民工隻能被動地接受微薄的報酬,“議價權”隻能通過“以腳投票”的古老方式來體現﹔市民隻能被動地接受高昂的房價,在抱怨房價高的同時,一有降價的風吹草動就連夜排隊……這樣的被動態,讓貧困由物質層面蔓延到精神層面,造成普遍的貧困感、剝奪感和弱勢感。

  對貧困的討論,是希望我們能更富足,能過上更加幸福、更有尊嚴的生活。實際上,在任何社會、任何時期,都難免有相對貧困,但如果這樣的相對貧困成為一種普遍的社會心態,卻不能說是正常。對於社會管理者,社會結構的調整,社會公正平等的制度完善,分配體制的改革等,都是減少相對貧困、提升公眾幸福感的必答題。
(責任編輯:王欲然)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