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廁紙型佳作”讓貪官遺臭萬年--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廁紙型佳作”讓貪官遺臭萬年

2011年01月14日13:43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廁紙型佳作”讓貪官遺臭萬年

  背景:中紀委監察部公布了國家藥監局原副局長張敬禮的“四大罪狀”:收受巨額錢款﹔違規從事營利活動並獲得巨額利益﹔捏造受賄事實,誣告陷害他人﹔生活腐化。知情人透露,張敬禮非法經營的總案值高達1700余萬元,其中一本由他撰寫的書籍賣到了每本566元的天價。

  湖南紅網發表高福生的文章:利用出書大肆斂財的“優雅式腐敗”頻現。原山西臨汾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月喜,在頻繁“出書”賣書中獲利高達43.32萬元﹔原成都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高勇,以“支持出書”或者“買書”的名義,向近百家單位和個人索要贊助費數百萬元﹔原湖南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在位時出過兩本書,通過宣傳部門向黨政機關強行攤派“掙”了3000多萬元﹔原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雖然不識五線譜,卻是當年演出頻率最高、最能掙錢的“交響樂作曲家”……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某些整日忙於應酬、公務纏身的官員,其“文思泉涌”隔三岔五推出的“著作”,在很多時候並非本人的“心血結晶”,要麼是“秘書捉刀,領導署名”,要麼是利用自己的職位和手中的權力雇佣“槍手”代寫的。官員“親自”要做的,就是用公款買書號,用權力搞“發行”。盡管太多的私人不會自掏腰包去為“官書”捧場,但公款卻樂此不疲為這些“官書”買單。較之直接送錢送物等“公賄”,打著學習充電的旗號,用公款購買上級領導的“著作”,班子成員或全體干部人手一冊,不僅理由冠冕堂皇,富有人情味兒,也更能贏得出書領導的賞識和“關照”。此等怪象,雖說人人心知肚明,但就是都不說破,任憑“皇帝的新裝”招搖過市。退一步說,即便你對領導這個小小的“不情之請”心有不甘,一旦說“不”你就會成為另類。

  小蔣隨想:胡長清在江西南昌當官時,當地許多店鋪的牌匾都是他題寫的。當然,胡長清不可能“義務勞動”,“潤筆費”是文明行賄的別名。胡長清落馬時,南昌掀起鏟“胡字”熱潮,貪官墨寶從香變臭,不禁令人莞爾。隨著張敬禮的垮台,他撰寫的那本價值566元的天價書,八成難逃趙本山小品中“出書變廁紙”的命運。從腐朽到神奇,從神奇到腐朽,其中的奧妙隻在於有沒有權力這味“佐料”。或者說,隻要仰仗權力,某些官員可以將任何爛貨賣出天價。這也是西方政壇嚴格執行官員回避制度的原因所在。遺憾的是,我們的行政機制仍然欠缺相關禁令。以至於,一些人當官的目的,就是希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就是奉行有權不用過期作廢。有人說,官員也是人,官員也有出書、寫字、乃至投資的權利。問題在於,在這些過程中,是否會以權換錢,不能單憑官員的覺悟。所以,制度必須有所規范。有舍才有得,既然選擇了做官,必然要讓渡一些東西。就官員出書而言,雖不可能禁止,但應當作為一種個人事項上報。包括版稅、定價等等是否存在貓膩,監察部門恐怕不難判斷。官員榮登作家富豪榜,書籍究竟是在平民中暢銷,還是憑公款買單、“老板消化”,不難調查。

  中學生扶老太該不該獎萬元?

  背景:深圳羅湖區兩名高三學生看到一位老奶奶跌倒,滿臉是血,路人不敢上前攙扶。他倆扶起老人,將老人送進醫院並墊付醫藥費。事后,學校召開表彰大會,獎勵兩人每人800元獎金。前天,深圳市見義勇為基金會也宣布給每人頒發1萬元獎勵慰問金。

  廣州日報發表子在淵的文章:這樣一起個體行為,卻被網友解讀為對“彭宇案”的糾偏,是倫理道德的自我救贖,甚至將其拔高到“一個連老人跌倒了,都不敢扶起的民族,談何崛起”的意義,個人認為實在沒有必要。且不說兩名學生這一本能之扶能否“重新扶起、匡正我們社會日漸衰微的良知”,本身就很值得疑問。而且以重獎來支撐道德良知,究竟具有多大的普遍意義,也不得而知。畢竟這起“扶老”和彭宇的“扶老”不具有可復制性,我們也無法作出如下推測——以后做好人都會獲得重獎,而不會像彭宇那樣被判賠4萬元。這樣說並不是質疑深圳市見義勇為基金會的做法,相反,公眾對此多報以掌聲,即可說明一切。但是必須明確,人們做好事本應是不計報酬的,即便沒有獎金,出於良知,看到老人跌倒也應去扶。要想“扶起”道德,匡正良知,靠的不是獎金,而是制度的支撐。一定意義上說,司法是道德的最后防線,隻有司法在判決此類“扶老”案件時,給人信心,給人方向性指引,讓人消除做好事的風險和成本時,類似兩學生扶老之舉才會不斷出現。這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自我救贖。

  小蔣隨想:媒體與互聯網在擴大單一事件的影響時,也會令更多人對個案的風險產生群體性焦慮。說到底,“彭宇案”從沒有你方唱罷我登場,卻讓許多人在面對類似情況時不敢伸出援手,同時懷疑社會、懷疑人性、懷疑天下到處是“壞人”。人們的擔憂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縱然壞人壞事概率小,輪到誰頭上都是百分之百。但是,因為小概率的齷齪,而不顧大概率的美好,其結果是齷齪沒有被消滅,反倒是美好被葬送。面對這種情況,社會一方面應當努力樹立正面典型,另一方面更應對“彭宇案”類反面典型盡可能糾偏。深圳重獎扶起摔倒老人的中學生,就是在給人們樹立正確導向。其核心意義不在於獎金,而在於社會對愛心互助行為的肯定。另一方面,司法機關在處理類似問題時,理當秉承最大的善意,而不應秉承“疑罪從有”的惡意。

(責任編輯:王倩)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