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市招辦千挑萬選美女“招待”誰?--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市招辦千挑萬選美女“招待”誰?

2010年12月31日15:39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市招辦千挑萬選美女“招待”誰?

  背景:廣東省藝術類專場招聘會在大學城廣州美院舉行。廣東某市政府招待辦招女生,僅兩個名額,要求會唱歌、跳舞,外表靚麗,身高1.68米以上。這家政府招待辦已經輾轉多場招聘會,至今未招到。有學生質疑其在選美。

  湖南紅網發表鄭渝川的文章:客觀而言,不惟政府招待辦,社會組織及企業招聘前台、公共關系、行政文秘、大客戶營銷等“外向型”職位工作人員的時候,都會明確提出或暗自依據身高、文藝特長、口才等要求﹔與之同時,體貌端正的應聘者會佔據顯著優勢。當然,正經的單位,即便是招聘前述“外向型”崗位職員,也絕不會單單看外在,內在素質、學歷等級和專業特點通常被擺在同等甚至更重要的位置。事情奇怪的地方就在這裡:廣東某市的這家政府接待辦,為了招聘兩個職員,不辭辛苦穿梭於多場大中專學生招聘會,不知花了多少銀子,接待應聘者磨了多少嘴皮﹔再一看他們的招聘要求,“會唱歌、跳舞,外表靚麗,身高1.68米以上”,這也不是多麼夸張的要求嘛,偌大一個廣州大學城,十數萬畢業生,卻統統不入主考官的法眼,這隻有一個解釋,參加招聘會的應屆女大學生們,還達不到他們要求的外形特別靚麗、特別能歌善舞。如此高而難以招到心儀人選的招聘需求,當真是政府接待、招商引資、會展籌備等公務所需要的?又或者,是該市某個、某些、某批官居要職的領導,基於國際前瞻視野,而作出的戰略部署——光是產業轉型升級很不夠,政府接待辦的美女等級也要升級。招聘方要求提得挺高,但對所招職員工作內容、工作時間等等,卻不作細致說明,拜托,一個招待辦而已,有那麼神秘嗎?

  小蔣隨想:從要求上看,這個市政府招待辦是在“買花瓶”,其中意的人選必將成為被招待者的“觀賞物”。被招待者會是哪些人呢?地方政府會招待草根百姓看美女唱歌跳舞嗎?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根據某些心照不宣的規則,有資格享受“秀色大餐”的要麼是達官、要麼是顯貴。說到底,招待辦無非是地方行政者的“馬仔”,一些地方的行政者利用招待辦拉關系、走門子,目的無非是有求於權——要政策批文、希望獲得升遷提拔﹔或是有求於錢——招商引資、與老板打得火熱。在這一過程中,地方行政者既以地方的名義做事,又為自己積攢下人脈,可謂一石二鳥。並且,各種盛情款待完全是花公款,卻能給被招待者留下地方行政者夠意思的印象,這也是行政招待費居高不下、地方駐京辦長盛不衰的重要原因……回到本例,欣賞美女心情舒暢,也會使被招待者心裡痒痒。貪官為啥幾乎都有情婦?一些“好干部”為什麼禁不住色誘?是啊,不時有“美女大餐”送上門來,想不犯錯也難。

  土地被囤N年為何沒堅決收回?

  背景:國土資源部公布了26宗因房地產開發企業自身原因造成的住宅閑置土地名單。其中,福建漳州一宗地塊“跨世紀閑置”,一家央企控股企業在北京的3宗地閑置逾5年。按國土資源部相關規定,這些地塊“撂荒”時間均遠遠超過處罰、沒收年限。

  新華網發表王立彬的文章:此次公布的開發商“撂荒”土地有一個共同特征,就是時間拖得非常久。國土資源部明文規定,因企業自身原因造成土地閑置一年以上不滿兩年的,必須征收閑置費﹔閑置兩年以上的必須堅決收回。而此次公布的26宗閑置土地中,上海市的5宗全都閑置6年至8年,北京市的5宗約定開工時間在2003年至2005年之間,連“撂荒”時間最短的石榴庄住宅小區西區再有個把月就“拖”滿6年了。而福建東嘉建設開發有限公司在漳州東山的成片開發用地閑置時間更是長達17年。在此次公布的“撂荒”開發商名單中,格外扎眼的當屬赫赫有名的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央企通過控股北京井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佔了此次公布的北京“撂荒”5宗地中的3宗,距合同約定開工日期均將滿6年。近年來,在房地產暴利誘使下,一些央企挾雄厚資本轉戰房地產市場,在北京、上海等地制造“地王”,引起民眾普遍不滿。目前,房地產非主業央企正按要求退出房地產領域。央企競相搞房地產已屬不妥,囤地“撂荒”更屬無理。“撂荒”背后的原因是什麼?數據顯示,盡管4月份遭遇“史上最嚴厲調控”,2010年上海、北京兩市賣地收入仍分別突破千億元大關,同比漲幅將超過50%。土地升值幅度如此之大,無怪乎包括央企在內的企業瘋狂圈地。這裡面的邏輯很簡單:土地閑置越多,房子供應越少,房價漲得越快﹔房價漲得越快,地價漲得越猛,囤地比蓋房更有利可圖。

  小蔣隨想:這裡引出一個問題:一些土地被閑置多年,為什麼沒有按規定“堅決收回”?在漫長的歲月裡,被閑置的土地是怎麼規避土地管理者的監管的?國土資源部只是將責任推給“企業自身原因閑置”,為什麼不提這之中是否存在瀆職與腐敗?如果沒有人撐腰、或是具有相當背景,開發商敢與土地管理條文對著干?如果不鏟除潛在的瀆職腐敗,就算將本次公布的閑置土地收回,誰能保証不會再出現“N年閑置”的土地?另一方面,誰敢說本次公布的便是全部的閑置土地?誰能說不會有其他閑置土地在玩潛伏?倘若權錢腐敗的魅影依然存在,就會有囤地升值的圖謀。整頓土地市場,恐怕先要整頓各地的土地管理部門。

(責任編輯:王倩)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