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局長小舅子憑啥半年工資漲5倍?--觀點--人民網
人民網

觀點1+1:局長小舅子憑啥半年工資漲5倍?

2010年12月30日16:33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開欄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客觀、理性公正。


 

  局長小舅子憑啥半年工資漲5倍?

  背景:廣東汕尾市煙草專賣局局長陳文鑄頻頻被“網友曝”,先是被指安插多名親屬進煙草系統,其妻弟進入煙草公司半年,工資就從1000多元漲到5000多元,而后又曝光其持有兩張身份証、兩張護照,近些年共進出港澳65次。

  湖南紅網發表陳翼?的文章:帖子中曝光的內容並非無中生有,這就讓陳局長不得不一再解釋說明。對於任人唯親強行解聘貧病職工的指控,陳局長承認隻有五人是自己親屬,七名職工是因為末位淘汰被解聘﹔對於三月份業務招待費開支206萬元的疑問,陳局長解釋正值春節前后,招待費用較平時多﹔對於其妻弟進入煙草公司半年,工資就從1000多元漲到5000多元事實,其妻弟回應是由試用期轉為正式工的原因。此次曝光的陳文鑄近些年頻繁進出港澳,附有詳細的出入境表,包括港澳通行証編號、出入境時間、出入境口岸等內容。對此陳文鑄還沒有表態,單位工作人員“無可奉告”。面對一連串的曝光,倒是採訪中一位所謂的知情人士說出了實話:局長的負面傳聞有步驟地被拋出,可能是有人暗地裡推波助瀾。既然如此,人家在暗處,陳文鑄局長在明處,隻能見招拆招,被動應對,所謂的心理壓力大也一定不是虛言。雙方你來我往,斗得熱鬧,作為公眾,最關心的當然是這部劇的真相和結局。不過,不是所有的謎團都會真相大白,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完整的結局。但是,隻要公眾關注過、分析過、思考過,大多會對事情的真偽有一個自己的判斷,而不為劇集中人為編撰的內容所左右。先前網上對陳文鑄局長進行曝光,陳局長已經向公安部門報案,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聽到有什麼偵破結果。這次頻繁出入境的事情又被晒了出來,不知道陳文鑄局長又該如何應對。

  小蔣隨想:有所謂的知情人說:陳文鑄負面傳聞接二連三,可能是有人暗地裡推波助瀾。言下之意,網曝是有動機、有預謀的,是要“搞臭”陳局長。這種“動機論”的拋出,八成是在轉移視線,無非是想渲染曝光者“沒安好心”。作為看客,並不關心這之中是否存在“權力內斗”,而是關注所揭露問題的真實與否。目前看來,陳局長有5名親屬在煙草系統、陳局長單位一個月的業務招待費達206萬元、其小舅子的工資半年漲5倍都是事實。暫且拋開其進出港澳65次的真假不談,僅就上面那些事,哪一件不值得紀委調查?哪一件事很符合常理?即便符合,也是符合腐敗的常理。舉報者當然是想將被舉報者搞倒,如果這也算“原罪”的話,世上根本找不出沒有動機的舉報。如果是腐敗權力者互掐的話,群眾更樂於看“狗咬狗”。無論怎麼說,這都對反腐有利。令人不解的是,面對一個月招待費206萬元、5名親屬在同一系統、乃至進出港澳65次的傳聞,紀檢部門似乎很淡定。用小沈陽的話說:這是為什麼呢?

  自首的馬甲蓋不住逃逸的赤裸

  背景:最高法院發布了《關於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該意見是對1998年出台的《關於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的進一步完善。

  新京報發表劉昌鬆的文章:《意見》雖然對《解釋》的內容進行了相當的細化,但有些規定,例如關於“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應當認定為自首”的規定,還是遇到了公眾一定的質疑。質疑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有人認為,交通肇事逃逸后再自首,容易給醉駕者留下可乘之機。事實上,屢屢發生的交通肇事逃逸后又自動投案的案件,相當一部分都涉嫌醉酒駕駛的認定﹔如果逃逸者等到酒精濃度下降到無法檢測之時再投案,也能輕易地被認定為自首,這無疑有鼓勵肇事者逃逸的嫌疑,司法解釋的實施效果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二是有人覺得,逃逸后自動投案能否判定為自首,在操作上存在一定的難度。按照刑法第67條的規定,自首的成立有兩個條件,一是自動投案,二是如實地供述自己的罪行。自動投案很好認定,但是逃逸司機是否“如實地供述自己的罪行”在認定時會存在很大的困難。還是拿醉酒駕駛發生嚴重交通事故來舉例,醉酒是嚴重的交通違法行為。如果司機逃逸的目的是為了逃避“醉酒駕駛”的認定,自動投案后也不如實供述“醉酒駕駛”的罪行,從而導致無法查清“醉酒駕駛”的情節。這樣的情況是否還能認定為自首?自首之所以可以從寬處罰,除了節約司法成本的考量外,主要還是因為自首是認罪悔罪的表現。因此,在認定逃逸者自首情節的時候,需要執法者特別慎重。

  小蔣隨想:同樣是自首,性質與效果卻可能大不相同。既然如此,自首的“獎勵尺度”就應當有所區別。從性質上看,肇事逃逸后再自首,相對於肇事后直接自首,有逃逸這一前提,自然不應給予同樣的處置。當然,也必須承認,即便是逃逸后自首,也比逃逸后不自首,在惡劣性上要輕。所以,法律懲處應當秉承梯級式原則,對於肇事后直接自首、肇事逃逸后自首、肇事逃逸后不自首,給予的刑罰應當逐級加重。在一些案例中,逃逸與否的認定也存在爭議。受害方認為,肇事者是為了“解酒”、推脫全責而逃逸。肇事者卻辯稱,離開現場是因為自己也受了傷,需要救治,不屬於逃逸。對於這種情況,恐怕不能輕易運用疑罪從無。應當根據目擊者証詞、醫院接診醫生描述、乃至就餐地結帳單等間接証據,盡量還原事實真相。不可否認,有些問題的真相可能永遠是謎。司法機關卻不能以此作為“不徹底調查”的理由。

(責任編輯:王倩)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觀點集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