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網友來論

眾議:教育部定下高考宣傳報道禁區
  2005年04月05日17:58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教育部指出,在對考試現場進行報道時,應以不影響考生正常答卷為前提,在全部考試未結束前,不得在報刊、網絡等媒體公布各科試題及答案,考試結束后也不得進行試題分析的報道﹔嚴格遵守招生主管部門規定,未經許可,新聞單位不能擅自進入考試評卷、錄取的工作現場採訪報道﹔各地各高校不得對高考成績進行排隊,不圍繞任何高分考生個人進行宣傳﹔新聞單位不得進行高考錄取分數線地區差異和考生因經濟困難不能上學等方面的炒作報道,不要對高等學校自主選拔錄取和各種特殊形式招生進行渲染報道,也不得對各地實行的考生照顧性政策進行帶有對比性質的渲染報道。>>

教育部有權喝令媒體、拒絕監督嗎?
網友:練洪洋

   據我所知,這不是教育部第一次為媒體的報道劃“禁區”。印象中幾乎每年的高考,他們都要先放些風聲出來,警告一下媒體,不得隨意炒作高考。不過,效果似乎並不理想,媒體“闖紅燈”現象屢屢發生,於是“禁令”也成了聊勝於無的贅物。

  教育部為什麼熱衷於為媒體的高考報道劃“禁區”?其理由肯定是堂而皇之,什麼“為了穩定考生的情緒”、“維持高考的秩序”等等。對此,我不想做過多的價值判斷,我隻想問:教育部有權為媒體劃“報道禁區”嗎?

  從狹義上說,按照我國的新聞體制,媒體由新聞出版署管理。除了國家法律和新聞出版部門,誰也無權為媒體制訂“行為規范”,譬如“不准”、“禁區”之類的。從這個意義上說,教育部作為政府的一個普通部門,為媒體劃“報道禁區”難免給人以“撈過界”的感覺。

  從廣義上說,媒體是黨和人民的喉舌,政府的任何機構和部門都應該是它的監督對象,誰也不應是媒體輿論監督下的“特殊公民”,因此教育部的行為是不當的。要是教育部持某一理由就可以對媒體 “指手畫腳”,其他部委、部門難道就不可以“照葫蘆畫瓢”嗎?如此一來,成何體統?

  教育腐敗近年來成了公眾關注的焦點,屢屢排在公眾投訴榜榜首位置——官員腐敗、教育收費、考試泄題、招生舞弊……別的不說,單就高考,近年來被媒體揭露出來的事情還少嗎?高考作弊、試題泄露、高考移民、加分腐敗、保送舞弊、招生收費……出現這種令人尷尬的局面,除了腐敗的“染缸效應”之外,還與教育領域公開程度不夠,輿論監督不力有關。對此,教育部門除了積極“清理門戶”之外,還應該盡快實施“陽光工程”,保証高考工作全程公開、信息透明,接受群眾監督和輿論監督,還高考一片晴朗的天空才是。

越是公眾關注的大問題,越是不准說?
網友:青山

  仔細揣摩教育部今年的要求,委實過分。他們要求新聞單位不得進行高考錄取分數線地區差異和考生因經濟困難不能上學等方面的炒作報道,不要對高等學校自主選拔錄取和各種特殊形式招生進行渲染報道,也不得對各地實行的考生照顧性政策進行帶有對比性質的渲染報道。嗚呼,他們所禁止的,都是社會所關注的,都是一些破壞社會和諧與社會公正的不正常的行為,都是倍受公眾詬病的的問題,也是全國和地方“兩會”上代表委員多次抨擊的大問題。

  教育部的這些“不得”、“不要”,究竟想掩蓋什麼?究竟要干什麼?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自己不是積極地去解決這些社會不公問題,而是對新聞單位指手劃腳,提出損害公眾利益的無理要求,公眾能信賴這樣的教育主管部門嗎?況且,教育部有什麼權力禁止媒體報道工作?作為有社會責任感的媒體,這次絕不該買教育部的賬,因為這些禁令一旦奏效,傷害的不僅是高考與學生,而是社會公平與正義。

  教育主管部門年復一年地嘮叨自己的無理要求,不僅傷害了教育部門的威信,也使政府的形象因此大打折扣,讓人郁悶。其實,不僅是教育部門,所有的政府部門在向公眾表達自己意思的時候,最起碼應該是以群眾的利益為出發點,有足夠的讓人信服的理由,以嚴謹科學的論証為基礎,以法律法規為保障。否則,說了白說,不如不說。

干預高考報道不能搞“禁令搭車”
網友:周之南

   老實說,教育部的禁令裡塞進了一些搭車的東西。如果僅僅是對高考試題、高考狀元炒作的禁止,我想大眾在情感上的認同會多於歧見。但是,在這些內容之外,有一些東西讓人費解。教育部的禁令說,新聞單位不得進行高考錄取分數線地區差異和考生因經濟困難不能上學等方面的炒作報道,不要對高等學校自主選拔錄取和各種特殊形式招生進行渲染報道,也不得對各地實行的考生照顧性政策進行帶有對比性質的渲染報道。這些規定多少有些“搭車”的嫌疑。

  錄取分數線地區差異、特殊形式招生、照顧性質的招生,這些問題公眾有沒有權利知道?如果有權利知道,那麼他們自然可以通過媒體報道的方式知道,因為這是咨詢傳達的最便捷途徑。媒體報道這樣的信息應該沒有違反什麼法律,同時,是不是一定就算得上“炒作”?所謂的炒作或不炒作到底由誰來認定?既然這些問題都難以確定答案,那麼上述三個“不得、不要、也不得”的禁令,應該沒有存在的理由。

  最讓人費解的,是禁止新聞單位對考生因經濟困難不能上學進行“炒作報道”。考生因經濟困難不能上學,在他們的家庭不能解決問題的情況下,需要政府和社會給予資助。在這個過程中,新聞媒體往往扮演著呼吁者的角色,其行為大可嘉獎,又何來“炒作”呢?一個金幣往往有兩面,公眾看到的是媒體對社會的監督,被監督者看到的則可能是肆意炒作。上述分數線差異、招生照顧的問題,往往事關教育平等,一旦“出漏子”往往很難收場。扣上“炒作”的帽子一禁了之,實在是很好的主意。這就是問題的症結所在吧。

  如果說,教育部聲明反對炒作高考狀元之類代表了公利,那麼,另外一些搭上公利之車的“禁止炒作考生不能上學”之類,顯示的則是一種護短、捂丑的心態。干預高考炒作可以,“禁令搭車”不可以,請教育部三思。

何謂炒作?何謂渲染?
網友:胡俊 焦照鋒

   早在兩年前,李長春同志就強調新聞報道要“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高考是群眾關心的事情,教育不公、分數差異、貧困學生都是實際存在的,那麼為什麼不能報道?

  筆者注意到,教育部新聞辦在宣布其禁令的時候,使用了“渲染”這個詞。筆者不明白,何謂“渲染”呢?事實求實地進行報道,確保新聞的真實性,報道的篇幅多了些,報道的分量加大了些,就是“渲染”嗎?就不允許嗎?是不是隨著高考的進展,新聞單位隻在報紙上刊載“今天高考開始”、“今天閱卷開始”、“今天錄取開始”、“今天錄取結束”等字眼,才不叫"渲染"?假如新聞報道這樣做的話,老百姓會不會答應?考生願意不願意接受?他們的知情權如何來保護?

  關於炒作和渲染,首先是媒體擴大影響力、引起社會和政府關注的正常方式。對於一個行業的正常的從業方式,隻要不違法,政府一般是不會干涉的,更何況教育部並非新聞媒體的主管部門。

  其次,炒作、渲染並不能准確界定。沒有感染力的作品不是好的新聞,沒有影響力的新聞更難說是有價值。

  第三,將教育不公、分數差異、經濟困難等問題提出來,更能引起社會和政府的關注,更有利於監督某些部門的行為,更有利於增強媒體和社會的人文關懷,有利於建設和諧社會。很難想象,沒有媒體的“炒作”和“渲染”,“希望工程”何來“希望”,“春蕾計劃”又花從何來?

  新聞單位在選擇新聞報道的時候,當然應該有他們自己的權利和標准。筆者以為隻要他們在行使自己權利的時候,不違背法律,不做失實報道,那就應該是允許的。況且,新聞單位在選擇新聞的時候,也要考慮讀者、聽眾、觀眾的需要,假如老百姓不關心高考,我想新聞單位也不會那麼重視高考的報道。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李焱)
相關專題
· 網友觀點集錦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